UFO中文網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快捷導航
搜索
查看: 26921|回復: 9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阿波羅登月騙局

[復制鏈接]
01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online_admin 發表于 2015-1-11 02:13:18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阿波羅登月騙局?其實在讀書哪會,老師也曾對美國阿波羅登月騙局產生過懷疑,只是正史上阿波羅確實登月成功了,不過這些都無關緊要了,我們今天來解密真正的阿波羅登月騙局。
“阿波羅”登月騙局論,之所以把這個帖子放在陰謀論這里,就是因為阿波羅登月本身就是個陰謀。關于本文的真假,大家自己辨別。

自“阿波羅”計劃完成登月任務以來,有關登月的是是非非便一直沒有停息,登月騙局論者聲稱,登月的部分或全部證據均由NASA及其他參與成員偽造的。他們提出種種理論,暗示“阿波羅”宇航員并沒有登上月球,NASA等組織通過制造、銷毀或篡改包括照片、遙感記錄、實況轉播及巖石樣本在內的證據,蓄意欺騙公眾,使其相信宇航員確實登上了月球,并且將這個騙局一直持續到了今天。

關于登月騙局的謎團,主要有以下幾點:

謎題一:丟失的數據

謎題二:無線電傳輸的是是非非

謎題三:致命的輻射和熱

謎題四:登月機械問題九問九答

謎題五:美蘇航天技術實力比較

謎題六:月球上的對話

謎題七:“阿波羅11”隱秘的對話

謎題八:其他證據和問題

解謎一:登月爭辯中的主要角色

解謎二:照片疑云

解謎三:登月的獨立證據

另類傳說:揭秘UFO

不過,“阿波羅”登月行動也有大量獨立證據,因此不少人往往對那些騙局理論有所質疑;許多評論家已公開地、詳細地反駁了這個騙局。

阿波羅登月騙局25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9142,52524


這里有一組數據可供參考:1999年蓋洛晉民意調查發現,89%的美國公眾認為登月行動真實可信,僅有6%的公眾不相信登月行動,5%的公眾不置可否。

登月騙局論的起源和歷史

比爾·凱恩出版的《我們從未登上月球:美國耗資300億美元的騙局》一書,是第一本與“阿波羅”登月騙局相關的書籍。這本書于“阿波羅”計劃結束后2年,即1974年出版發行。

1978年,美國影片《“摩羯星1”號》描述了“摩羯星1”號宇宙飛船的一段虛幻火星之旅,而“摩羯星1”號看起來非常像“阿波羅”飛船。民俗學家琳達·戴格認為該影片可能使得“阿波羅”登月騙局在“越戰”“水門事件”后愈發流行,因為這期間部分美國民眾都對官方說辭抱著懷疑態度。戴格寫道:“大眾媒體將這些只有部分真實的歪曲報道‘發射’至城市各個地區,居住此地的人們往往會把他們的相關推測作為真理大肆傳播,并且大眾媒體也會對這些缺乏正確引導的人們產生可怕的影響力。”

安德魯·蔡金在1994年出版了《登上月球的人》。他在書中寫道,1968年“阿波羅8”號飛船開始繞飛月行時,人們已經開始流傳類似的說法。



登月騙局種種

關于“阿波羅”登月行動,產生了各種不同的關于真假的辯論。沒有人能對這個騙局做出完整的說明,但是騙局論的支持者們主要關注與該行動有關的歷史記錄中的差錯和不一致的地方。其中一些想法及其最有力的證據如下:

完完全全的騙局——人類的登月計劃從頭至尾完全是偽造的。有人聲稱載人登月的技術具有不足之處,范艾倫輻射帶、太陽耀斑、太陽風、日冕物質拋射及宇宙射線等,都會使得登月之旅只能是異想天開。



部分真實/無載人的登月之旅——巴特·斯伯里指出,“阿波羅11”號飛船的宇航員及后來的宇航員通過攝影技巧制造了他們的繞月飛行及月球表面的行走,其實他們壓根兒沒有登上月球。這種說法的一部分內容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這些人承認發射器和月球上其他可見人造物體的存在。英國出版商馬庫斯·艾倫說:“通過高分辨率望遠鏡的證明,我認為的確有一些人造物體出現在了月球上。”他接著說,照片不能證明美國的飛船確實載人登上月球。“飛船到達月球確實沒有太大的問題,蘇聯在1959年就做到了這一點,難點是載人到達月球。”他甚至指出,NASA有一個運載機器人到達月球的任務,因為太空中的輻射能級對人類有致命的危險。另外一種說法就是,NASA及其合作者并沒有從“阿波羅1”號飛船的火災中盡快恢復,因此所有早期的“阿波羅”任務都是偽造的,只有“阿波羅14”號或“阿波羅15”號飛船才是第一個真正的登月行動。

實情被隱瞞的載人著陸——威廉·布賴恩認為,宇航員可能使用了從“被俘外星飛船”上所發現的技術而研制的“秘密的零重力裝置”,但是NASA被迫掩蓋這些事實及其他與地心引力和月球大氣存在關系的情況,以保持外來飛船的秘密。菲利普·勞羅斯在其著作《月球上的光亮》中寫道,宇航員并沒有登陸月球,但是為了防止其他國家從真實的照片中獲取科學信息,NASA才發布虛假圖片。




設下登月騙局的可能動機

支持美國政府偽造了登月行動騙局的人們提供了幾種設下該騙局的動機:

冷戰聲譽—一美國政府認為在與蘇聯的太空競賽中獲取勝利是至關重要的。登月行動具有風險,并且需要付出昂貴的代價,雖然約翰·肯尼迪總統的一句名言中說道,正是因為登月行動的困難性,美國才選擇去挑戰。但是,在蘇聯的嚴密監視下,比爾·凱恩堅持認為,對于美國來說偽造成功的登月行動要比實際的登月行動來的簡單。

金錢——NASA為登月行動籌資約300億美元。比爾·凱恩聲稱這筆錢可能被用于賄賂大量相關人員以共同設下這個騙局。

風險一這種觀點認為早期太空計劃中,技術上遇到的難題是不可逾越的,即使擁有具備雄厚技術力量的技術小組及解決問題所需的資金仍無濟于事。

擾亂——根據支持登月騙局的人們的說法,美國政府受到越南戰爭造成的干擾,登月行動被迫停止,并取消了計劃任務。事實上,“阿波羅”計劃在越南戰爭結束前幾年就被取消了,這種說法顯然占不住腳。

兌現承諾——似乎是為了兌現肯尼迪總統在1961年做出的承諾:“在這個10年結束以前,實現載人登月并安全返回地球的目標。”

編者:本期專題從另一個角度講述一個截然不同的“阿波羅”計劃。信或者不信,怕只有您自己拿主意了。


謎題一:丟失的數據

正如我們現在知道的,“阿波羅”計劃中所用機器的設計圖紙丟失,包含有首次繞月飛行的遙感資料及高質量視頻資料的“阿波羅11”號飛船數據帶丟失。而且有證據表明,

“阿波羅”計劃失蹤的數據帶上還有更多的信息。

大衛·威廉姆斯博士(戈達德航天中心NASA檔案保管人員)和“阿波羅11”號飛行指揮長吉恩·克蘭茲都承認,“阿波羅11”號飛船的遙測數據帶丟失。但登月騙局說法的支持者們認為,這或許意味著這些數據帶根本就不存在。

只有繞月球飛行時錄制的“阿波羅11”號飛船遙感數據帶丟失,而“阿波羅12”號、“阿波羅14”號、“阿波羅15”號、“阿波羅16”號和“阿波羅17”號飛船的數據卻都沒有丟失。出于技術原因,“阿波羅11”號飛船的登月艙載有一臺慢掃描電視(SSTV)攝像機。為了定期播放,必須進行掃描轉換。當“阿波羅11”號飛船繞月球飛行時,澳大利亞帕克斯天文臺的射電望遠鏡接收了來自月球的遙感記錄。在金銀花溪追蹤站,帕克斯天文臺的天線比NASA澳大利亞段的天線長,因此它接收到的圖像信號更清晰。另外,和金石太空通信站NASA的天線設備接收的圖像信號相比,該天文臺也接收到了更好的信號。這種直接的電視信號以及遙感數據被記錄到模擬磁帶上。這樣在向全世界進行播放之前,SSTV信號就在澳大利亞進行了未加工的實時掃描轉換。原始的SSTV播送比起經掃描轉換后的圖片更詳實,對比度也更好。然而就是這種在澳大利亞錄制的掃描轉換之前的數據資料丟失了,但掃描轉換后的磁帶或膠片卻沒有丟失。原始的SSTV圖像照片也仍存在。此外,“阿波羅11”號飛船繞月球飛行時記錄的約15分鐘的SSTV圖像,是通過一臺業余的8毫米的膠片攝像機拍攝的,這些資料也都沒有丟失。之后的“阿波羅”任務沒有使用SSTV,其視頻資料也沒有丟失。但據威廉姆斯博士的說法,至少應該存有留在月球上的ALSEP科學實驗的一些遙感數據帶,但是卻只能找到這些錄影帶的副本。

還有其他人出于不同的原因正在尋找丟失的遙感數據帶。數據帶上包含有“阿波羅11”號飛船繞月球飛行時記錄的原始及高質量的視頻資料,“阿波羅11”號飛船的研究人員意欲為子孫后代恢復這些資料,同時,期待著未來登月任務的NASA工程師相信,“阿波羅”遙測資料可能有助于他們的相關研究。他們的調查已確定“阿波羅11”號飛船的數據帶于1970年存放在美國國家檔案館,但是到1984年所有的“阿波羅11”號飛船的數據帶都在戈達德宇航中心的要求下送返。據說這些數據帶已被存儲起來而不是被重新使用,但是仍有人在努力證實這些數據帶是否真的被存儲起來。戈達德宇航中心自1967年起甚至在登月行動之前,每年都要存儲35000張新的數據帶。

澳大利亞雜志Cosmos于2006年11月1日報道,在澳大利亞珀斯的科廷科技大學的一個小型海洋科學實驗室中發現,約有100張“阿波羅11”號飛船執行任務期間在澳大利亞記錄的數據帶。這些古老的資料中有一張數據帶已送至NASA進行分析。但目前尚不清楚慢掃描電視圖像是否存儲在這些數據帶上。

登月騙局說法的支持者們說,“阿波羅”登月艙、飛行器及相關設備的設計圖都丟失了。

在NASA的網站以及傾向登月騙局說法的網站Xenophilia.com上有登月艙和月球車的一些圖片。格魯曼似乎已經銷毀了大部分文檔。

盡管對于登月艙設計圖的存在或保存位置存疑,但是,在航空歷史博物館陳列有一個未經使用的登月艙。該編號為LM-13的登月艙本應在“阿波羅18”號飛船行動中登陸月球的,但是由于任務被取消,該登月艙自此就被保存起來并陳列于博物館里。其他一些未使用的登月艙也陳列在不同的博物館中,比如LM-2陳列于國家航天航空博物館,LM-9陳列于肯尼迪航天中心,LM-16陳列于芝加哥的科學與工業博物館。

計劃共設計了4輛用于登月任務的月球車,但是只有3輛由“阿波羅15”號、“阿波羅16”號和“阿波羅17”號飛船載上月球并留在了月球上。“阿波羅18”號任務被取消后,剩下的那輛月球車被用作“阿波羅15'’號和“阿波羅17”號任務的備件。唯一展出的那輛月球車是測試車輛,用作培訓和模型,由波音公司制造。

巴特·斯伯里說:“根據我在NASA的研究,我在一堆檔案深處發現一卷貼錯標簽的‘阿波羅11’號首次登月任務的數據帶。數據帶的內容和標簽上的說明完全不同。我懷疑在33年前一位整理者在數據帶上貼錯了標簽,沒有哪位記者有像我這樣徹底認真做調查的動機。數據帶上包含有長達1小時珍貴的、未經剪輯的彩色電視畫面,其日期是由NASA自有的原子鐘在飛行3天后注明。攝像機上識別出來的文字為尼爾·阿姆斯特丹、奧爾德林以及邁克爾·科林斯。他們正在進行任務發射,但是僅有10秒被播放。因為我發現了原始的未經編輯的版本,錯誤地沒有被銷毀,攝像片被證明是一個聰明的偽造作品。這意味著他們確實沒有登陸月球!”




謎題二:無線電傳輸的是是非非

1 40萬千米距離間的雙向通信中缺少超過2秒的延遲

超過2秒的時間延遲在所有的月球音頻實時記錄中都是明顯的,但它并不總是如預期般出現,也可能在一些記錄片中延遲瞬間被剪輯掉了。有人猜測,編輯音頻的主要動機可能是因為時間的限制或使其更清晰。

2 通信中典型的延遲時間接近半秒

有人聲稱僅半秒的延遲在實際記錄檢查中是無確實證據的。我們還應當記住,在每個反應間不應該存在一個簡單的、一致的延遲時間,因為對話是在另一端即飛行控制處被記錄。飛行控制處的回應應立即可以聽到,無任何延遲,因為在錄音的同時,休斯敦接收來自月球的傳輸信號。

3 帕克斯天文臺缺失轉播

澳大利亞帕克斯天文臺向全世界進行了數周宣傳,因為該天文臺正準備轉播來自月球的信號,但在發射前5小時,他們被告知暫時離開轉播現場。

首次登月行走的時間在著陸后被提前。事實上,著陸延遲意味著帕克斯天文臺并沒有覆蓋整個“阿波羅11”號飛船繞月飛行的過程。

4 澳大利亞提前轉播轉播登月實況

帕克斯天文臺理應提供來自月球的清晰視頻圖像,但是澳大利亞媒體和所有其他已知媒體都只能轉播來自美國的實況錄像。

雖然這是原來的計劃,并且根據一些消息來源及官方政策,澳大利亞廣播委員會確實獲得了直接來自帕克斯天文臺和金銀花溪射電望遠鏡的信號。這些信號在悉尼帕丁頓轉換為NTSC電視制式。這意味著澳大利亞觀眾在世界其他各國觀眾之前幾秒收看了登月行走。

5 沒有記載的通信記錄

在登月過程中,帕克斯天文臺理應接收到更好的信號。但是,這并沒有得到詳細證據和任務日志記錄的支持。



謎題三:致命的輻射和熱

范艾倫輻射帶和星系環境輻射

由于暴露于范艾倫輻射帶和星系環境輻射中,宇航員無法幸存于太空之旅。騙局論者暗示,一次代號為Starfish Prime的實驗是一次試圖中斷范艾倫輻射帶的失敗嘗試。

疑問:月球的高度在范艾倫輻射帶的10倍之上。太空飛船在短短30分鐘內通過范艾倫輻射帶,它的鋁制船體能使宇航員免于電離輻射。但是,即使是范艾倫輻射帶的發現者詹姆斯·范·艾倫博士,也反駁稱在“阿波羅”任務中宇航員所受的輻射程度太過危險。機組人員攜帶的放射量測定器顯示,宇航員所受到的輻射,相當于生活在海面3年所受到的環境輻射之和。

解答:輻射實際上能證明宇航員登陸了月球。伊雷娜·施耐德報告稱,9次離開地球軌道的“阿波羅”任務中,36位宇航員中有33位患有早期白內障,且已被證明是由于太空之旅中宇宙射線輻射引發。然而,僅有24位宇航員離開了地球軌道。至少39位前宇航員已患有白內障。其中36位參與強輻射的任務,如“阿波羅”登月任務。

膠卷受到輻射

疑問:任務中所攜帶的攝像機膠卷受到輻射的影響,可能會引起影片模糊。

解答:金屬容器中存放的膠卷能避免輻射引起的影片模糊。此外,無人月球探測器如繞月人造衛星和“月球3”號攜帶的膠卷并沒有因此而模糊。

月余表溫度與膠卷

疑問:月球表面在白天非常炙熱,相機膠卷可能熔化。

解答:在大氣中,不直接接觸就無法有效地將月球表面熱量加至設備(如攝像機)上。在真空中,僅有放射物仍能傳熱。徹底了解輻射傳熱的物理學知識,并正確使用無源光涂膜和油漆就足以控制攝像機中的膠卷溫度。登月艙的溫度也能采用類似金色涂料加以控制。另外,正午時月球表面并沒有變得非常炎熱,而且“阿波羅”登月行動都發生在月球日出之后不久。長時間停留的時候,宇航員并沒有注意到隨著太陽繼續上升及表面溫度的升高,而造成的太空服冷卻負荷的增加,因為被動和主動的制冷系統很簡單地就對付了增加的冷卻負荷。膠卷沒有置于直接的陽光照射下,因此不會變得過熱。

此外,所有登月行動都發生在月球白晝期間。月球上的1天大約是地球上的29天,因此1個月球日(黎明到黃昏)持續近15天。因此當宇航員著陸月球表面的時候,沒有日出或日落,大多數登月任務都是在1個月球日的前幾個地球日完成。

太陽耀斑的爆發

疑問:“阿波羅16”號飛船的機組人員在飛向月球時本不能幸免于太陽耀斑的爆發,“他們本應被烤干了”。

解答:如此巨大的太陽耀斑發生在“阿波羅16”號飛船飛行過程中。1972年8月,出現強大的太陽耀斑,具體發生在“阿波羅16”號飛船返回地球之后、“阿波羅17”號飛船飛向月球之前。



謎題四:登月機械問題九問九答

1 每次著陸月球的16毫米電影中都沒有看到任何爆炸-彈坑,也沒有任何散塵跡象。

在最后著陸時,下行動力系統受到壓制,登月艙不再迅速減速,因此下降發動機只得支持自身的重量,其重量由于月球重力及下行推進劑的即將耗盡而減少。著陸時,被噴管出口分離的發動機推力僅為約10千帕。除了發動機噴管,羽流擴散也使得壓力非常迅速地下降。運載火箭離開發動機噴管后,廢氣在真空中擴散的速度遠遠快于在大氣中擴散的速度。當火箭穿過薄弱的大氣層上升的時候,排氣羽流非常明顯地擴散。為了減少其擴大,專為真空運行設計的火箭發動機配置的鈴,長于那些為地球表面運行而設計的發動機的鈴,但是仍無法阻止這種擴散。因此,登月艙的廢氣迅速擴散至著陸點范圍之外。然而,下行發動機分散了許多在16毫米著陸電影中看到的那種細粉塵。著陸器通常橫向及縱向移動,照片能顯示出表面順著最后下降路徑的急速穿行。最后,月球泥土被緊密壓縮在表面塵埃層下面,因而下行發動機更加不可能炸出彈坑。

阿波羅登月騙局19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9142,52524


2 發射火箭沒有產生可見的火焰。

出于簡單和可靠的考慮,登月艙選用航空肼50(燃料)和四氧化二氮(氧化劑)推進劑,接觸后自行點燃,無須火花。這些推進劑產生近似透明的排氣。其煙流的透明度在許多發射照片上都非常明顯。真空點燃的火箭發動機的煙流在離開發動機噴嘴時非常迅速地擴散,進一步降低了其可見度。最后,火箭發動機經常充分運行以減緩內部侵蝕。

3 從月球帶回的巖石和南極科考所搜集的巖石相同。

對巖石的化學分析證實了其不同的氧同位素組成及缺乏揮發因素。只有少數“相同”的巖石及那些由于碰撞而墜落月球后變成的隕石。這些“月球隕石”的總量少于“阿波羅”任務帶回的超過380千克的巖石樣本數量。此外,“阿波羅”登月任務帶回的泥土樣本和蘇聯“月神”太空探測器帶回的月球泥土樣本在化學性質上相匹配。而且,不同于南極,月球上的巖石并沒有顯示出大氣摩擦的影響。

4 登月艙附近出現厚厚的塵埃。假設著陸發動機爆炸,這些塵埃不應該存在。

塵埃是由于微流星體持續“下雨”的影響產生的,通常為幾厘米厚。它形成了月壤的頂部,是一層高度僅數米厚的撞擊碎石。在地球上,排氣羽流可能攪動大面積的大氣層,但在月球上,只有廢氣本身擾動塵土。下行發動機周邊區域被沖刷干凈。此外,由于低重力,宇航員移動的腳步及月球車揚起的月球塵埃能清楚地顯示塵埃顆粒被高高揚起,但是沒有大氣的阻止能立即沉降。如果這些著陸行動是在地球上偽造的,就應形成塵云。

5 盡管月球上沒有風。插在月球表面的旗子仍在飄動。

斯伯里說,“為了冷卻宇航員輕便的、不通氣的太空服采用了空調,月球上的風可能是由空調引起的”。

宇航員正在移動旗子,如果沒有空氣阻力,這些動作會使得旗子像鐘擺一樣搖擺不定。許多照片中看到的橫向棒從旗桿頂端延伸,是為了進行合適的展示而阻止旗子飄動。旗子的飄動其實是旗子存儲時壓成的褶皺,在靜態照片中被誤認為旗子在飄動。“阿波羅11”號機組人員無法完成擴展縮短的頂部支撐杠。后來機組人員傾向于只部分延長支撐桿。錄像帶顯示,宇航員不管旗子的話,旗子就停止了飄動。有一個錄像片段顯示,旗子在超過30分鐘的時間內一動不動。

旗子沒有飄動,但是在宇航員擺弄了一下旗子后,旗子開始像鐘擺一樣飄動。“阿波羅152號拍攝的一段時長3分鐘的視頻顯示只有在宇航員移動旗子時,旗子才會飄動。“阿波羅112號時長30分鐘的視頻顯示旗子沒有飄動。

6 著陸器重17噸,落在沙地上沒有產生任何痕跡。但卻能看見沙地上緊挨其旁的宇航員的腳印。

在月球上,著陸器的重量不到3噸。雖然宇航員的體重遠遠輕于著陸器,但是他們的靴子遠小于1米的著陸墊。壓力或單位面積的受力決定了泥土壓痕程度。一些照片中著陸墊并沒有壓入泥土中,尤其是當它們側邊著地時。

7 作為宇航員太空服一部分的空調裝置在沒有空氣的環境中無法工作。

冷卻裝置僅能在真空環境下工作。背包水罐中的水通過金屬板升華器里的小孔流出,在升華器中水能迅速蒸發到太空中去,蒸發熱的消失凍結了剩余的水。一個單獨的水環流經宇航員穿著的液冷服,通過金屬板冷卻新陳代謝產生的廢熱并返回至液冷服。3.6千克的給水能提供約8小時的制冷,由于體積有限,這通常是艙外活動的限制消耗量。

8 “阿波羅11”號著陸點幾乎偏離指定著陸目標區域。

事實上,“阿波羅12”號于1969年11月19日成功地著陸于“測量探測器3”號的步行距離之內(小于200米)。“測量探測器3”號于1967年4月登陸月球。

“阿波羅11”號著陸于原定著陸橢圓區域中心的東南處幾千米外,但是仍在著陸區域內。阿姆斯特朗半自動控制著陸器,并在發現原定著陸區中型環形山附近布滿礫石時,指揮其進一步下降。“阿波羅11”號實現了安全著陸月球表面的目標,精準著陸并不是對這一任務的要求。

9 據稱,登月行動是在攝影棚或野外偏遠沙漠偽造的。

雖然HBO迷你劇《從地球到月球》以及《“阿波羅13”號》場景采用了攝影棚及安全裝備,但從這些影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揚起的塵土并沒有很快沉降。在“阿波羅”任務拍攝的電影膠片中,宇航員靴子踢起的塵土及月球車車輪揚起的塵土非常高,并立即以不間斷拋物線弧沉降至表面。即使在攝影棚抽空空氣偽造了登月騙局,但由于地球重力,塵土揚起的高度及軌跡遠不及“阿波羅”拍攝的電影片段中顯示的那樣。




謎題五:美蘇航天技術實力比較


1 首次人造衛星繞軌道飛行(“斯普特尼克1”號,1957年10月)。

2 首次搭載有生命動物進入軌道,1只名為萊卡的母狗(“斯普特尼克2”號,1957年11月)。

3 首次搭載有生命動物進入軌道并安全返回,2只名為Belka和Strelka的狗、40只老鼠及2只白鼠(“斯普特尼克5”號,1960年8月)。

4 首次載人進入太空,尤里·加加林也是首位繞地球軌道飛行的宇航員(“東方1”號,1961年4月)。

5 首例2艘太空飛船同時繞軌道飛行,盡管不是經常描述的那種太空交會(“東方3”號和“東方4”號,1962年8月)。

6 出現首位女性宇航員瓦倫蒂娜·捷列什科娃(“東方6”號,1963年6月)。

7 首次3名機組人員登上太空飛船(“上升1”號,1964年10月)。

8 首次太空行走(“上升2”號,1965年3月)。

1967年1月27日,“阿波羅1”號飛船上的3名宇航員在訓練時由于發射臺火災事故喪生。但僅僅2年后,所有的問題宣布得到解決。巴特·斯伯里說,這次事故使得NASA得出結論,認為“贏取”太空競賽的唯一途徑就是偽造假著陸。

NASA和其他組織都認為,蘇聯取得的這些成就并不像簡單的列表那樣令人印象深刻,很多的“首次”都只是特技,并沒有極大地提升技術水平,或者說完全沒有提升技術水平。

仔細審視許多飛行任務能夠發現很多問題、風險及對于蘇聯和美國雙方的計劃都近似災難性的事件。一個負面的“首次”就是1967年4月,當“聯盟1”號墜地時的第一個飛行中災難,它發生在“阿波羅1”號火災后3個月。盡管發生了那次災難事故,經過長時間地像“阿波羅”計劃那樣解決設計問題,“聯盟”計劃仍得以繼續進行。

在“阿波羅”首次環繞地球軌道飛行之前,蘇聯的載人航天飛行時間累計達534小時,而美國則超過了1992小時。到“阿波羅11”號任務時,美國則更為領先。

在公眾視線之外,將太空技術用于軍事目的的競爭也在激烈展開。早在“史潑尼克1”號(第一顆沿地球軌道運行的人造衛星)發射之前,美、蘇都開始發展間諜衛星。科羅廖夫設計的具有雙重用途的“頂點1”號飛船最后發展成“東方”號系列飛船。但一開始,作為圖片成像衛星它和美國空軍的“發現者”系列有過競爭。1960年8月,美國的“發現者8”實現了有效載荷成功返回地球,僅僅領先蘇聯的同類計劃1天。

美、蘇的這些大規模的太空軍事計劃,經常被對方模仿,所以經常是蘇聯制造甚至發射了自己的飛行器,而美國在它的計劃結束前只完成了實體模型:

超音速洲際巡航導彈:美國的納瓦霍(測試計劃停止)與蘇聯的布冷風巡航導彈(計劃)。

小型飛翼太空船:美國的X-20Dyna-Soar與蘇聯的米格105(試飛)。

衛星觀察艙:美國的藍色雙子星與蘇聯的Soyuz攔截機。

軍用太空站:美國“摩爾”計劃與蘇聯的阿爾瑪茲。

美國僅在1年后實現了以上大多數的首次事例(有的甚至僅在數周內)。美國于1965年開始實現登月行動中許多重要的第一次。1957年一1969年,太空探索里程碑的列表中更完整地列出了美國和蘇聯的成就。蘇聯從未研制出一艘能圓滿完成登月任務的火箭——他們的N1火箭在4次發射嘗試中均遭到失敗,他們也從未嘗試過在載人飛行任務中登陸月球。這一切難道不讓人感覺疑竇頓生嗎?



謎題六:月球上的對話

以下內容是“阿波羅”宇航員在月球上與地面控制中心的對話摘錄。其間,宇航員談到了他們在月球表面發現的一些新奇、難以解釋的物質結構和不同尋常的不明飛行物現象。

這些驚人發現以及理查德·霍格蘭拍下的“阿波羅”月球照片上所記錄的異常現象為以下論斷提供了有力證據:NASA一直都在掩蓋“阿波羅”宇航員于1969年~1972年間在月球上的真正發現。

以下的“阿波羅”宇航員對話達多摘自絕版圖書《我們神秘的繞月飛船》,作者唐·威爾遜。

1)“阿波羅16”號任務,時間1972年4月16日~27日:

查爾斯·杜克、肯·馬丁利和約翰·楊登陸笛卡兒高地。

杜克:這些設備并不可信,因為我沒有帶上圭表。

楊:我也這樣認為,但我們需要爬上一座高陡橋。

杜克:你變成YOWEE了,伙計!約翰,這里有發現。托尼,翻土機被石塊堵住了,底部塞滿了石塊,寬度達5米。另外,石塊似乎處于最佳方位,東北至西南方向。石塊一路堆積到這兩個方位,但在另一個方向(西北至東南)你僅僅只能看到5%的石塊。翻土機底部90%的空間被石塊塞滿,石塊直徑至少為50厘米。

地面通訊員:精彩!聽起來像在中生代……

杜克:在這里,我從登月艙窗口看到的那個藍色物體,它的顏色是源自它的玻璃外層,而其內部是結晶體,與起源石(編注:原文如此)的物質結構相同……我說對了。

楊:馬克,打開了。

杜克:簡直難以置信!

楊:我讓這個寶貝曬干!

地面通訊員:多夫,多夫,我們馬上要啟動EVA-2。

杜克:你最好多派幾個人過來,他們可以過來試試(經錯誤矯正)。

地面通訊員:好像曾經聽說過。

杜克:老弟,我告訴你,這些EMU和PLSS真是超級棒!

很明顯,航天員正在使用代號交談,目的是掩蓋他們真正所指的。其中最大的謎團就是他們為什么會發出興奮的吶喊?難道“僅僅”是因為收集到了月球巖石,正如他們希望我們所相信的?還是他們有什么不為眾人所知的重大發現?

2)“阿波羅16”號——談論月球圓丘和隧道

杜克:我們感覺就在我們腳下。這里柔軟,但很堅固。站在這兒,我告訴你,如果這個地方有空氣,一定會非常漂亮。實際上有沒有空氣,這兒都很漂亮。除非親眼所見,否則你是不會相信這石頭山上的美景,那些圓丘真是美得令人難以置信!

地面控制中心:好啊。你能不能看看那兒的冒煙區,從表面你能看到什么?

杜克:除了表面的圓丘,我描述過的溝壑以及冒出地面的溝壑都具有此種物質結構。在東北方向的溝壑壁上你無法看到任何物體輪廓。東北方向有隧道,它們由北向東偏約30°角。

3)“阿波羅17”——尤金·塞爾南、羅納德·埃萬斯和哈里森·施密特于1972年12月7日~19日登陸金牛利特羅峽谷。

看看下面的神秘對話。

地面控制中心:開始,羅納德。

埃萬斯:好的,羅伯特。我從背面報告的最大發現是——我又看了看那個……“帶雙筒望遠鏡的”艾特肯三葉草以及坐南朝東的圓丘(存在信息缺失)。

地面控制中心:信息收到,羅伯特。圓丘和月海艾特肯的顏色是否存在差異?

埃萬斯:有的,是……是禿鷹、禿鷲或是你們給它的那個稱謂。禿鷹酒店的上半部分為菱形柱。

地面控制中心:羅伯特,我們理解為“禿鷹酒店”。

埃萬斯:禿鷹、禿鷲、阿爾法。它們要么抓住了其上面的滑坡,要么抓住了……它不像在西北側石壁另一邊的……(存在信息缺失)。

地面控制中心:好的,我們收到“禿鷹A的西北壁”。

埃萬斯:該地區為橢圓形或卵形。當然,橢圓拱形朝上。

這又是一個運用代號掩蓋真實發現的例子,如“禿鷹酒店”。如果沒有秘密,那為什么要用代號交談呢?為什么不向美國人民公開解釋是怎么回事呢?因為他們會為泄露任務相關信息而受到懲罰。威爾遜在他的書中寫道:“雖然NASA一直矢口否認掩蓋月球和空間探險的真實發現,但值得注意的是,NASA權威科學家法魯克·E.巴茲博士已承認,‘并沒有公布所有發現’。”

4)“阿波羅16”號——另一段奇怪的“地空”對話:

地面通訊員:亞表土有什么反照率變化?我知道你在弗拉格就已經看過它了,剛才親眼所見或許會令你更加興奮吧,前后所見有什么不同嗎?翻土機、月球表層面實驗箱和LM設備運行狀況如何?

杜克:沒有不同,只不過是在月球表層面實驗箱周圍,我只能看看一小部分;但在“李子”,它幾乎隨處可見。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亞表土的白色反照率比頂部精密蓋子的反照率要……(存在信息缺失)。

地面通訊員:好的。想問你一個問題,約翰,當你在途中或當你認為自己在途中時,我們應理解為你在南面打轉,是嗎?

楊:這是肯定的。我們碰到了“芭芭拉”。

威爾遜寫道(第140頁):約瑟夫·H.歌德維基在將此對話轉載至《傳奇雜志》中時,在文章中評述道;“芭芭拉”指什么2這確實需要一些解釋,于是我在NASA和航天博物館采訪了NASA的地質學家法魯克·E.巴茲。以下是我們對話的部分內容:

傳奇:您認為楊說的碰到了“芭芭拉”是指什么?

巴茲:我真的不能說。也許是代號吧……

傳奇:但是將月球上的一個物體稱作“芭芭拉”,很奇怪啊,不是嗎?

巴茲:是的,這是一個謎。正如我剛說的,也許是代號,但我真的不清楚。

5)“阿波羅17”號的對話——他們獲得驚人發現后被立即命令用代號交談:

登月艙駕駛員(DMP):你們發現了什么?地面通訊員:杰克,月球上有熱區。

DMP:你說的重要異常現象在哪兒?你能快速概述一下嗎?

地面通訊員:杰克,我們會在再次經過時告訴你。

指揮艙駕駛員(CMP):嗨,我可以看到著陸點處有亮點,它們可能噴射出了一些帶有暈圈的物質。

地面通訊員:收到,非常有趣。請轉向“公斤,公斤”。

CMP:嘿,它現在變成灰色了,并且一直延伸。

地面通訊員:收到,明白。我們知道它一路延伸到那兒。請走向其上方的“公斤,公斤”。

CMP:通信模式將轉到HM,錄像機關閉。通信有少量損失,對吧?不要緊,我們有“亡命徒”。嘿,你們相信嗎,我就在“東方人”的上面。我只要一低頭,就可以再次看到閃光。

地面通訊員:收到,明白。

CMP:就在溝紋的末端。

地面通訊員:有沒有任何機會?

CMP:它在“東方人”的東面。

地面通訊員:你們覺得它會是俄羅斯的“東方”號探測器嗎?

威爾遜寫道(第141頁):“‘東方’號飛行發生在20世紀60年代早期,它絕對是個繞地飛行器,從來沒有登陸過月球!”

6)“阿波羅16”號——一段奇怪的對話:

威爾遜寫道(第141頁):在月球上,我們的宇航員看到過存在外來手工制品的任何跡象嗎?如奇怪的建筑物、信號干擾等?我們來看看這段“阿

波羅16”號的奇怪對話:

獵戶座:獵戶座載人飛船著陸。我看不出……有多大(存在信息缺失)……我所在的“封閉區域”不受南面射線照射,此射線在反照率方面存在巨大差異。我覺得這些巖石可能來自別處。這里的地面幾乎每處都是太陽照射面,你可以從“阿波羅15”號拍攝的圖片上看出,哈德利山、三角洲山和拉德利山有同樣的現象……

地面通訊員:好,繼續。

獵戶座:我正在石頭山上搜尋,這兒看上去像是有人曾在山邊翻耕過。此處的“海灘”“長椅”看似一片片的梯田,它們似乎依石頭山周圍的地形而建。

地面通訊員:梯田有什么不同嗎?

獵戶座:沒有,托尼,我在這兒不能說。有些梯田是凸起的,但(存在信息缺失)或類似的東西……

卡思柏:(馬丁利繞月飛行時的所見)這兒又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它看似一道閃光,我想它是“安貝爾”。這兒的環形山看似被水淹沒,但此種同類物質似乎在環形山的外部向上涌出。同時你可也以清楚地看到,一小塊此物質在環形山內部向下滲入。此物質附于地表或形成環形山的外部結構,但是它只附于地面或高處物體之上。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結構形成過程。

威爾遜寫道(第142頁):我們可以說這是一段非常奇怪的對話。諸如‘結構’、‘封閉區域’、‘誨灘’‘長椅’、‘梯田’等代號在此處的真正含義到底是什么呢?NASA解釋說,他們只是用比喻的手法來描述不尋常的自然形態。

7)“阿波羅17”號——有關月球上“水印”的壹怪對話:

地面通訊員:收到,美國,我們正在地圖上追蹤你,觀察著你的行動。

LMP:好的。“阿爾·伯尼”的地面出現變化——不同的光線和反照率。已看上去幾乎像“海灘”上的水在向上流動。此種現象并非大面積出現,只在南面附近的小區域內發生。看似水洗式的部分是源自更低的反照率,但我不知道這利,現象的根本原因。不過,物質結構看似相同。

地面通訊員:美國休斯頓。我們希望你暫時不要切換到OMNI“查理”,除非我們提示你這樣做。

CMP:遵照指示。

LMP:當我看到地面出現閃光時,地震檢波器檢測出什么了嗎?

地面通訊員:稍等,杰克,我們來看看。

LMP:閃光也許來自不明飛行物,不用擔心,我想有人剛剛正在觀察它。它也有可能是來自其他物體的閃光。

地面通訊員:收到,我們記錄下時間和……

LMP:我在閃光地點做了標記。

地面通訊員:傳遞到后艙。

LMP:好的,我也在地圖上做了標記。

地面通訊員:杰克,后艙帶話給你——在你剛才通話時,可能發生了一次撞擊,而受此撞擊的影響,月球此時仍在鳴震。鳴震有可能掩蓋了其他撞擊,因此它們也許能在其他時候顯露出來,但目前我們未發現任何異常。

LMP:我的運氣真好!看看格里馬爾迪、鮑勃的南端,地塹正在形成!

地面通訊員:好的,杰克,我們收到。當我們談論“格里馬爾迪”的時候,我們希望你將看到的發生閃光的確切地點通知羅恩……我們可能會要他拍照,也許是在他的單飛期間。請注意,地面通訊員在此重申:這是一道閃光,因此沒有他們看到的流星撞擊。同時還要注意,登月指揮駕駛員特別提到了“不明飛行物”一詞。

威爾遜寫道(第60頁):此處最后的談話顯然說明我們的宇航員合NASA并沒有輕視所看到的閃光或不明飛行物。這些現象出現時,他們標記地圖并拍下照片。

8)“阿波羅17”號——有關“水印”的奇怪對話(續):

當“阿波羅17”號的宇航員正在討論的“水印”時候,他們看到了不明飛行物,接著話題又回到“水印”。

DMP:好的,96:03。現在,我們在這里看到一些清晰的,非常清晰的高水印。

CMP:那里到處都是高水印。

LMP:在寧靜海的北面,有Maraldi(隕石坑),對嗎?我們在20.9千米的高空上,你確定嗎?

地面通訊員:羅恩,準確地說,你在22.4千米的高空上。

LMP:告訴你,有些月海、車行路或陡坡是非常非常蜿蜒曲折的,只能通過一個人。它們不僅經過低平面區,還要爬上某處的環形山以及另一處的山丘。它看起來非常像堆積起來的山脊,清晰可見的月海和這山脊一樣,也很像是“堆積起來的”,一切正如我所希望看到的。

9)“阿波羅15”號——大衛·斯科特、阿爾弗萊德·沃爾登、詹姆斯·埃爾文于1971年7月26日~8月7日造訪月球上的亞平寧山(Appenine Mountains)。以下是有關發現奇怪“軌道”的對話:

斯科特:箭頭確實自東指向西。

地面控制中心:收到,已記錄。

艾爾文:請追蹤我們走下斜坡時的情況。

MC:只是追蹤“軌道”,對嗎?

艾爾文:對,我們(存在信息缺失)。我們知道這是一次相當不錯的探索,我們正在定位320和檢測范圍413……我無法越過這些層積在哈德利山上的線形物體。

斯科特:我也不能。這兒真的是蔚為奇觀。

艾爾文:它們看起來當然美麗啦。

斯科特:談談物體結構!

艾爾文:這是“我看過的最有組織的結構”!

斯科特:這是(存在信息缺失),寬度完全一致。

艾爾文:此前我們從沒有看過像“軌道”這樣從上到下厚度如此一致的物體。

威爾遜寫道(第145頁):“軌道”指什么2誰兒建造的?建造者又是哪來的?NASA能向大家解釋這些嗎?

10)這是另一段有關“軌道”的奇怪對話。談話人之一是哈里森·施密特,一位訓練有素的地質學家,并且是漫步月球的唯一普通公民(其他人要么是軍人,要么是霍格蘭所說的服從命令的“好士兵”)。

施密特:我看到“軌道”了,它一直延伸到環形山的山壁上。

地面控制中心(基因·塞爾南):你的照片直接拍于“皮爾斯”和“皮斯”之間。“皮爾斯布拉瓦”,去“布拉瓦”、“威士忌”、“威士忌”、“羅密歐”。

威爾遜寫道(第145頁):如果這不是代碼,那是什么呢?如果NASA不想掩蓋什么不能對外公開的驚人發現,為什么會使用這些奇怪的、毫無意義的“代號”呢?事實上。科學作家約瑟夫·歌德維基堅持認為:“一旦有什么發現時,宇航員和地面通訊員絕對會用預先設定的代碼進行交談。有時甚至通過備用的、無監控的信道進行通信。”

NASA的科學家法魯克·E巴茲在一次接受雜志采訪時承認,NASA的確在秘密搜尋著月球上的各種事物。“我們正在尋找某些東西……,”他說,“據報告稱,危海存在一個巨大的橋狀結構物體……這就是我所能說的了。”當被問及“這是否是一座橋梁,你們是否真的發現了人工結構或某種安置巧妙的人造物體”時,巴茲很快予以否認。

“不,沒有,我不承認這樣的說法。但是當你開始思考這些問題時,幾乎任何事都是可能的,你幾乎可以任意解釋幾個世紀來天文學家一直觀察和報告的許多事物。現在,宇航員只是身臨其境地看到了諸多異常現象。”

11)“阿波羅15”號——字照員看到的白色物體飛過:

地面通訊員:你剛談到某些不可思議的東西……

獵戶座:是的,戈帝。當我們著陸時,我們在LM(LEM或整月探測艙)周圍有發現。當我們走出約,9米遠時,我們看到了很多物體——白色物體飛過。‘它們似乎受到推動或似噴射而出,我對此不確定。

地面通訊員:我們已記錄,查理。

威爾遜寫道(第54頁):這些神秘的飛行物可能是什么呢?……這可被視為是目擊到另一個不明飛行物嗎?航天員所報告的這些特殊“白色物體”似乎“受到推動或似噴射而出”是什么意思呢?是誰造成的呢?

12)“阿波羅11”號:“我認為還有其他飛船!”

“阿波羅11”號是“阿波羅”計劃中的首次登月飛行任務,升空時間為1969年7月20號,成員有尼爾·阿姆斯特朗、邁克爾·科林斯和奧爾德林。當科林斯在指揮艙內繞月飛行時,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駕駛登月艙,并于當日16時17分踏上寧靜海。

迄今仍未證實的報告稱,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駕駛“阿波羅11”號飛船于1969年7月21日歷史性登上月球后不久便看到了不明飛行物。我還記得在電視直播的過程中聽到一個航天員提到在環形山內部或山口有“光”,緊接著地面控制中心要求獲取進一步信息。隨后再無相關信息播報。以下的驚人對話是無線電業余愛好者通過自己接到NASA廣播輸出線路的特高頻接收設備而獲得的。那時電視直播由于所謂的“攝像頭過熱”而被中斷了2分鐘,但成百上千的業余無線電報員清楚地接收到了清楚的信息。

據NASA太空組成員奧托·百德稱,當兩個月球漫步者奧爾德林和阿姆斯特朗正在LEM附近巡視時,阿姆斯特朗突然抓住奧爾德林的手臂,興奮地驚嘆道:

阿姆斯特朗:這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我太想知道了!

地面控制中心:那里是什么?……故障(存在信息缺失)……地面控制中心呼叫“阿波羅11"號……

“阿波羅11”號:長官,這些嬰兒真是大!……巨大!……哦,上帝啊!簡直難以置信!……我認為那兒還有其他的宇宙飛船……在環形山的遠側一字排開!……它們正在月球上注視著我們!……

威爾遜認為,從百德結束報告的情況來看,我們察覺到:NASA或任何有關當局并沒有對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報告予以確認,這有違常理。我們不能擔保此信息的真實性,但如果這是真的,我們可以想象當時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員激動得發抖,然后擁抱歡呼,隨后便嚴令月球漫步者“忘記”他們所看到的東西,隨意從容地繼續探索,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一樣。不過,世界上估計有6億人堅持相信這兩位首次在月球上留下足印的宇航員所說的每一個字。”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2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探尋外星文明的道路很孤單!賞一杯咖啡,你懂的~

×

打賞支付方式:

zfb

打賞

沙發
ico_lz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 02:21:03 | 只看該作者
謎題七:“阿波羅11”隱秘的對話

理查德·沃森和ASSK的《天體高地》一書記載了上文中“阿波羅11”號驚人對話的后續內容,這也是由美國成千上萬的業余無線電愛好者搜得的:在直播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乘坐美國宇宙飛船登月的過程中,圖像和聲音被中斷了2分鐘。NASA一直強調這是由于某個電視攝像頭過熱而影響了信號接收。

所有的觀眾都列此意外感到驚訝,他們不明白一個關鍵設備怎么會在這個耗費巨資的項目中出現故障……實現歷史性登月的一段時間后,休斯頓基地指揮官克里斯托弗·卡福特在離開NASA后語出驚人。

卡福特在以下對話中的評論,有成百上千的無線電業余愛好者為之做汪,這些無線電愛好者將自己的收報電臺連接到宇航員傳送信息的相同頻率而獲取了重要信息。這2分鐘的直播中斷并非如官方所解釋的那樣,事實上NASA截獲了“我認為還有其他宇宙飛船”的圖像和聲音以及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與肯尼迪角發射臺的其他對話內容。

以下是美國宇航員和地面控制中心的完整對話內容: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這些物體體型巨大。是真的,這不是錯覺,沒有人會相信這個!

休斯頓(克里斯托弗·卡福特):什么……什么……什么?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問題嗎?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它們在這下面。

休斯頓:是什么呢?(悶響噪音)發送信號中斷,干擾控制呼叫“阿波羅11”號。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我們看到一些游客,它們曾在這里呆過一段時間,觀察設備。

休斯頓:重復你最后的信息!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我認為還有其他飛船。它們在環形山的遠側一字排開!

休斯頓:重復,重復!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讓我們來測量這一軌道……在625~5……連接中斷……我雙手顫抖得厲害,我什么也不能做。拍下來嗎?上帝啊,如果這些該死的攝像頭拍下了就好了。接著怎么辦?

休斯頓:你拍下了什么嗎?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我手上沒有膠片。飛射出的3只飛碟或什么其他東西剛剛損壞了膠卷。

休斯頓:控制中心,這里是控制中心。你在嗎?上方盤旋的不明飛行物是怎么回事?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它們已經登陸這里,它們就在那里,它們正在注視著我們。

休斯頓:反射器,反射器,你們安裝了嗎?

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是的,它們安裝在合適的位置。但是無論是誰建造的這些飛船,它們肯定可以明天來帶走它們。通話完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在NASA的專題討論會上與尼爾·阿姆斯特朗進行了探討。

教授:當時“阿波羅11”號到底發生了什么?

阿姆斯特朗:這是難以置信的,即便我們一直都相信有這個可能。而事實上,我們被警告離開!對于宇宙空間站和月球城市,我不再有任何懷疑了。

教授:“警告離開”是什么意思?

阿姆斯特朗:我無法詳談,只能說它們的飛船,無論是在規模還是技術上,都遠遠超過我們的。真的非常巨大……具有超強威脅性!毫無疑問,空間站是確實存在的。

教授:但是NASA在“阿波羅11”號任務之后還設有其他任務嗎?

阿姆斯特朗:當然,當時NASA就在籌劃,但不想引起世界恐慌。不過它很快就會卷土而來。

弗拉基米爾·阿扎阿扎博士認為,尼爾·阿姆斯特朗向地面控制中心匯報:兩個大型神秘物體在登月艙(LEM)附近登陸后就一直監視著他們。但是,公眾從來沒有聽過此消息,因為NASA截獲了它。

亞歷山大·卡森斯弗博士說,巴茲·奧爾德林在艙內拍下了不明飛行物的彩色影像,并且在他和阿姆斯特朗走到艙外后仍在繼續拍攝。

阿姆斯特朗承認上述事實,但他拒絕透露細節,因為CIA正在背后監視。



謎題八:其他證據和問題

NASA委托編書及取消縮書

2002年,NASA花費1.5萬美元委托詹姆斯·奧伯格著書逐點反駁登月騙局說法,同年由于該書夸大了指控又取消了編寫的委托。奧伯格說,他打算(資金允許的話)完成該書。2002年11月,彼得·詹寧斯(美國廣播公司《今晚世界新聞》的主播)說“NASA欲耗資數千美元以向一些人證實美國確實載人登陸月球”,還說“NASA如此惱羞成怒,并專門聘請某人著書駁斥騙局論”。

學術工作

2004年,格拉斯哥大學的兩位博士馬丁·亨德利和肯·斯凱霍恩獲得了由位于英國的粒子物理學和天文學研究理事會授予的一項專用撥款,用以調查“登月騙局”。

在同一年的11月,這兩位博士在格拉斯哥科學中心發表演講,逐個駁斥了“阿波羅”計劃騙局說法的支持者提出的頭10項證據。

嘗試查看登陸現場

倫納德·大衛2001年4月27日在space.com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展示了“克萊芒蒂娜”任務拍攝的一張照片。這張照片顯示了一個NASA認為是登月艙“獵鷹”號的暗色漫斑。這個證據的發現者為布朗大學地質科學系的米莎·克雷斯拉夫斯基及烏克蘭哈爾科夫天文臺的尤里·斯克拉多夫。

根據歐洲航天局科學計劃的首席科學家伯納德·福榮的說法,歐洲航天局的現代月球探測器“智能1”號無人探測器能發回“阿波羅”登月的現場圖片。伯納德·福榮在space.com網站的一次采訪中說道,據網站報道,迄今為止沒有發布任何照片。

2002年《每日電訊報》發表了一個故事說,歐洲天文學家將使用望遠鏡觀察“阿波羅”登月著陸器的殘骸。根據這個故事,理查德·威斯特博士說,他的團隊可以拍攝“阿波羅”登月現場的高清圖片。“馬庫斯·艾倫相信登月行動是一場騙局,他在故事中指出,沒有哪張月球上的金屬制品的圖片能說服他相信載人登月真實發生(艾倫

相信機器人任務中將物體放置在了那里)。這個故事極大地夸大了甚大望遠鏡的功能(它能仔細查看月球上130米小的物體),因此即將出現能清楚分辨著陸器的圖片就不足為奇了。這樣的圖片,能否獲取或何時能獲取,將成為首個非NASA制作的現場圖片。

“哈勃”空間望遠鏡可以分辨出月球上86米小的物體,但是還不足以解決這個問題。

夏威夷大學的亞歷克斯·R.布萊克威爾指出,“阿波羅”計劃中宇航員拍攝的照片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最好的登月現場的照片。這些照片中顯示出了著陸器的陰影,但是并沒有著陸器本身。NASA月球探測器的一部分任務就是拍攝出更好的照片。

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于2007年9月14日從種子島航天中心發射了“塞勒涅”號月球軌道探測器,其主要軌道衛星位于100千米的高度及極軌道上的兩顆小型衛星(無線電轉播衛星和VRAD衛星)。2008年5月,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報道,探測到“阿波羅15”號登月艙發動機排氣從地形攝影機(TC)圖像發出的“光環”。

《留言終結者》特輯

著名電視節目《流言終結者》2008年8月的一集專門獻給NASA,每個故事都和登月行動有關,比如照片和影片。《流言終結者》劇組的一些人員被允許參加NASA設備訓練以測試其中的一些故事。所有測試過的、與騙局相關的故事最后都被證明是虛假的。



解謎一:登月爭辯中的主要角色


騙局說法的主要支持者

比爾·凱恩:是洛克達因公司的前雇員,該公司制造了用于“土星5”號火箭的發動機。凱恩并不是技術人員,他在洛克達因公司擔任圖書管理員。凱恩個人出版的書籍《我們從未登上月球:美國耗資300億美元的騙局》中多處提出指控,掀開了關于登月行動可能是騙局的討論,NASA及其他機構已揭穿這本書中的一些說法。

巴特·斯伯里:是一個電影攝制者,為其公司AFTH監制并導演了四部電影,包括2001年的電影《登月途中一件有趣的事》,審查了關于騙局說法的證據。其中提到的觀點再次被各方證據揭穿,包括sveetor的系列電視劇《月球遺產》,該劇試圖反駁紀錄片的主要論點,即“何波羅”機組人員偽造了在低軌道地球指揮艙的距離。斯伯里認為通過利用地球的透明度達到了其影片的拍攝效果。但是巴茲·奧爾德林一拳重重地擊在了他的臉上。巴茲·奧爾德林指責前宇航員是一個“懦夫、騙子加小偷”。斯伯里試圖起訴奧爾德林,但他的案子被拋出法庭,并且法官裁定說,由于斯伯里的侵入和攻擊行為,奧爾德林有權做出回應。

威廉·L.布賴恩:一位核工程師,他于1982年自行出版書籍《月球門:美國太空計劃中被抑制的結論》。他在書中爭論了月球表面重力。

大衛·佩爾西梅:是一位電視制作人、視聽覺技術專家及英國皇家攝影學會的成員。他和瑪麗·班尼特合著了《黑暗的月球:“阿波羅”任務及其告密者》,并合作拍攝了《月球上發生的事情》。他認為NASA故意插入了肯定會被發現的錯誤,引導公眾“公開揭露騙局”。

拉爾夫·雷內:一位發明家及自學成才的工程師,著有《NASA忽悠美國》一書。

查爾斯·T.霍金斯:著有《美國如何偽造登月行動》一書。

菲利普·勞羅斯:法國作家,著有《NASA撒謊了嗎?》和《月球上的光亮》。

詹姆斯·M.科利爾:美國記者兼作家,于1997年出版《僅是一個紙月球嗎?》。

馬庫斯·艾倫:英國Nexus雜志的出版商,他認為著陸器的照片不能證明美國曾載人登陸月球。

艾倫·拉能:導演了《我們真的去過嗎?》。他獲得了美國影視金鷹獎及國家藝術捐贈的兩項研究基金。

克萊德·劉易斯:電臺談話節目主持人。

大衛·格羅夫斯博士:Quanteeh圖像處理工作人員,曾經處理過一些NASA的照片。他說他能查明使用人造光源的確切點。利用攝像機鏡頭焦距及真實的靴子,他已經計算出人造光源在攝像機右邊的24厘米~36厘米處。

參與騙局的被控告人賈

唐納德·肯特·穆托姆博·斯雷頓:是1968年NASA的字航員。騙局論的支持者認為,斯雷頓是該騙局的主要領導者。

斯坦利·庫布里克:被指責為“阿波羅11”號和“阿波羅12”號任務制作了大量影片。據稱,在1968年早期NASA秘密接觸庫布里克,讓其指揮前三次登月行動。在這種情況下,發射和降落是真實的,但是當登月之旅的偽造影片“現場直播”時,太空飛船應仍在地球軌道上。

阿波羅登月騙局48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9142,52525

“阿波羅”任務關鍵人物去世

在關于騙局指控的一個電視節目中,福克斯娛樂集團指出10位宇航員及與載人航天計劃相關的兩位公民的去世,可能是為了掩蓋騙局而遭殺害。

泰德·弗里曼(1964年T-38空難);

埃利奧特·斯和查理·巴塞特(1966年T-38事故);

維吉爾·格里森(1967年1月“阿波羅1”號火災),他的兒子斯科特·格里森說那場事故是一起謀殺;

愛德華·希金斯·埃德-懷特(1967年1月“阿波羅1”號火災);

羅杰·查菲(1967年1月“阿波羅1”號火災):

愛德華·埃德·吉文斯(1967年車禍);

克利夫頓·C.威廉姆斯(1966年10月T-38事故);

X-15飛行員邁克爾·I亞當斯(1967年11月X-15飛行測試中去世的唯一的X-15飛行員);

小羅伯特·亨利·勞倫斯,空軍載人軌道實驗室飛行員,1967年因飛機墜毀去世:

NASA的工作人員托馬斯·巴倫因汽車火車相撞于1967年去世,僅在國會上指控“阿波羅1”號火災起因而被辭退后不久,被確定為自殺。巴倫是一位質量控制檢查員,在“阿波羅1”號火災事件后,他寫了一份報告直言不諱地批評了“阿波羅”計劃。

除了一個宇航員(艾爾文)外,所有人的死亡都和他們在NASA或空軍的工作直接相關。邁克爾·J.亞當斯和羅伯特·亨利·勞倫斯這兩位宇航員和民用載人航天計劃沒有任何關聯。宇航員詹姆·斯歐文在去世之前幾年發作了好幾次心臟病。

除掉一個外,所有的死亡都至少發生在“阿波羅11”號任務及后續飛行任務前一兩年。



解謎二:照片疑云
阿波羅登月騙局57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9142,52525

認為“阿波羅”登月是個騙局的人,總是會將“阿波羅”登月的照片拿來檢查一下。而相信登月確有其事的人,則會旗幟鮮明地指責這些質疑,后面會涉及這些問題。從文中能了解到一些與照片無關的指責。

質疑與回應

不相信登月的人們就那些明顯在月球上拍攝的照片和影片提出了各種問題。一些照相技術方面的專家(即使是那些與NASA無關的專家)對此做出回應,他們認為盡管這些照片有些違反人們的直覺,但卻真真切切地反映了人們所期待的那種真實的登月情景,完全不同于人為假造以及攝影棚中拍出的影像。相信登月是騙局的人們還認為,可能是那些“泄密者”故意利用這些照片來提高NASA的受關注程度。

十字準線的問題

在有些照片當中,十字準線似乎在物體的后面,而它原本應該在前面,好像照片被改過了一樣。

在照相學中,由于存在著膠片乳膠中的飽和效應,淺白色(十字準線后面的對象)使得黑色的對象(十字準線)看不見了。原本應該是黑色的膠片微粒因臨近的亮色微粒而感光。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十字準線被迅速吸收掉,該飽和效應就不會發生,這也成為證實照片真實性的證據。試圖修改已有十字準線的照片會使得照片合成更加困難。

在奧爾德林那張“經典”的照片中,十字線(印刻在照相機上的十字準線)太淺了。在所有的圖像上,十字準線的位置都是固定不變的。因此,圖像上較淺的十字線只能說明該圖像被裁剪過了。這一現象甚至也出現在NASA發行的70毫米的復制幻燈片上,70毫米的幻燈片原本可以展示整幅完整的圖像。認為照片為偽造的人們說,原本完整的幻燈片之所以需要裁剪,唯一的解釋就是為了制作出以假亂真的照片,這就像是在為拍攝搭建一個舞臺背景一樣。

原來照片中位于右下方的印有資料來源(ASll-40-5903或AS11-40-5903高分辨率)的部分被截掉,只留下奧爾德林的圖像。不僅如此,奧爾德林宇航服上的天線也被裁掉,只留下很少一部分。復制的幻燈片沒必要成為原照片的完全復印件。公開發行的照片是在NASA獲得膠卷后的幾個小時之內對原照片進行剪裁和重新組合之后的版本。NASA出于美學的考慮,在發行的大多數照片的上邊另外添加了黑色空間。

在其他照片中,十字線并非直線,或者出現在“錯誤”的位置,這表明照片被修改過。

揭露照片造假的網站Clavius.org解釋說,那些提出有人利用“錯誤的”十字線來修改照片的陰謀論者所采用的分析方法往往是自相矛盾的,在有合理解釋的情況下,一般也會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來解釋這種“不一致性”。尤其是這些影印版照片通常會被裁剪和旋轉,這就會讓人產生十字線偏離中心或者“不直”的幻覺。

照片中都沒有星星

拉爾夫·雷內指責說,在沒有時間和取景器功能欠佳的情況下,只要適當聚焦和曝光,都會拍攝出比預期效果好得多的照片。

宇航員都受過如何使用傳動裝置方面的訓練,擺姿勢和拍照被提前計劃為任務的一部分。NAsA只選擇效果最好的照片公開發布,并對有些照片進行了裁剪使得合成效果更佳。在“阿波羅”宇航員拍攝的數千張照片中,有許多照片在曝光、聚焦和圖像合成方面存在瑕疵。在《“阿波羅”月面活動日志》中能夠看到許多這樣的照片。照片都是用配有蔡司鏡頭的哈蘇高品質相機拍攝的,用的是70毫米膠卷。

相信照片造假的人們經常指出照片中沒有星星。尤里,加加林(1961年首次進入地球軌道)表示,星星相當耀眼。這些人認為,NASA之所以公布這些不含星星的照片是為了防止天文學家利用和鑒別這些照片,通過比較照片中星星在天空中所處的位置以及在不同觀察點形成的視差來判斷這些照片是在地球上照的還是在月球上照的。

從航天飛機、“和平”號空間站、國際空間站、地球上拍攝的觀測照片,甚至是在夜間進行體育項目時拍攝的照片上,也從來沒有發現過星星。從地球和月球中的太空觀察到的太陽就像是在地球上正午觀察到的晴朗天空中的太陽一樣明亮。因此,在這樣的拍攝條件下,將照相機設置為日間的曝光模式,加快快門的曝光速度,防止膠卷曝光過度。星星發出的微弱的光線無法讓膠卷感光(這一效應即使在地球上也可通過在夜間一個明亮的停車場觀察星星的實驗得到證實。只能看到最亮的幾顆星星,用手在眼前擋下光線,也只能看清楚一點。科幻電影和電視節目讓人們在這個問題上產生了混淆,認為空間中的星星在任何光線條件下都是可見的。這里演示的是如何調節照相機的光圈和快門速度將原本亮的背景拍成墨水般的黑色。人們的眼睛也會有同樣的視覺反應)。參與“阿波羅”任務的每位人員都看見了星星,但不走運的“阿波羅13”號卻是個例外。由于氧氣和水蒸氣在航天飛機的周圍形成了一層薄霧,這讓他們無緣從太空中觀賞星星。一般觀測星星是為了導航,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有時也可通過艙室中的窗戶觀察星星。觀察星星的時候,觀測者的視野中不能有任何太陽光線。

從太空中看到的星星并非更加明亮。作為專業的天文學家和曾經兩次飛人太空的航天飛機的宇航員羅納德·A.帕瑞斯表示,他在太空中幾乎看不見星星。他必須關掉航天飛機上所有的燈才能勉強看見它們。

由于航天飛機上限制有效載荷,這使得無法將望遠鏡這樣的設備運送到月球上去。在這種情況下,一般的恒星攝影發揮不了(科學的)作用。然而,即使沒有這些設備,月球本身也是一個很好的觀測平臺,能夠為人們提供許多有利的觀測條件。月球上幾乎不存在大氣層,這就意味著許多波長的光線都能成像,而這在地球上是無法實現的。1972年4月21日,“阿波羅16”號的宇航員在月球表面使用特殊的遠紫外線照相機照下了這些曝光時間較長的照片,第二張照片有一些星星的跡象。有些照片將地球設置在魔蝎星座和寶瓶星座的背景之下。比利時、英國、荷蘭的聯合衛星“TD-1”號隨后搜索了天空中紫外線強的星星,“TD-I”號從最短的傳輸頻帶獲取的數據,可以與來自“阿波羅16”號的照片進行細致的比對。

由于所使用儀器的角分辨率的原因,限制了對視差的確定。迄今為止,采用的最先進的專用設備(依巴谷衛星)的分辨率達到了毫角秒的水平。將地球環繞太陽的軌道直徑作為基線(每6個月對圖像做一次對比),使得對星星的視差測量距離延伸至大約1000秒差距。然而,地球和月球之間的距離只是此基線的近千分之一,這就意味著探測范圍縮小到只有約1秒差距。這比地球與最近的恒星(人馬座α星)間的距離還要短。再者,考慮到使用傳統照相機照出來的圖像的分辨率要比依巴谷衛星照出的圖像分辨率低得多,因此此類測定一概不予考慮。

宇航員艾倫·謝潑德總結他在“阿波羅14”號任務中完成的第二次艙外活動時,用膠卷如實地記錄了下來。通常在白天的情況下,無論是從地球、月球、軌道,還是金星(比其他任何星星都要亮得多)上,人們用肉眼是無法看

見星星的。當謝潑德準備登上階梯回到“心大星”號登月艙時,他注意到了在地球的旁邊如新月般的金星發出耀眼的光芒。他用掛在胸口的哈蘇相機拍下了一系列照片,曝光時間大概都是1/250秒,只是在F制光圈上有所調整。由于離太陽較近并且完全被云層覆蓋,金星的表面亮度要比地球高得多,因此在天空十分晴朗的情況下,大白天就能用肉眼看見它。謝潑德仰望月空能更清楚地看見它,并輕松地將其記錄于膠卷上。

在“阿波羅11”號的新聞發布會上,尼爾·阿姆斯特朗表示,當他在月球表面或者處于月球受日照的一面時,完全無法看見星星。由于任務時間表會發生改變,無法預期地球和金星間的相對位置。因此,這一發現就成為證明這些相片確實是在月球表面拍攝的證據。

光影顏色和角度不一致

月球上的陰影比較復雜,這是因為有幾個光源的緣故:太陽、地球和月球本身。從這些光源發出的光線被月球上的灰塵散射到各個方向上,也包括陰影部分。此外,月球的表面很不平坦,投射到環形山和山丘的陰影,與相信是騙局的人們所持的簡單預期有所不同,會顯得要么長一點,要么短一點或者扭曲了。更重要的是,透視效果也產生了作用,尤其是在粗糙或者成一定角度的地面上。這就會在兩個極為接近的物體之間形成不平行的陰影,這種情況在地球上隨處可見,比如籬笆或者樹。最后,使用中的照相機安裝了廣角鏡頭,這自然會產生“魚眼”般微妙的扭曲效果。

事實上,在對人們認為相同的背景進行具體的比較時,會發現山丘的相對位置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而這些山丘原本應該位于取景的位置。視差效應清楚地表明,圖像是從登陸現場附近完全不同的地方拍攝的。

當有些圖像是在附近的地點取景時,有些人會認為背景的外觀是相同的,只是前面的景物發生了變化。他們還詳細說明這些變化的原因:這就類似于在地球上看遠處的山一樣,你如果從距離山幾十米以外的地方來看,前景自然就不同了。

此外,由于月球上沒有大氣層,很遠的物體會看起來更清楚,似乎距離更近。在一些照片中顯得很近的山,實際上有好幾千米高,距離10千米~20千米遠。在距離如此之遠的背景上所發生的變化是十分細微的,人們可能會誤認為根本沒有變化。

月球也比地球要小得多,習慣于地球環境的觀測者會發現,從月球上拍出的地平線比從地球上拍出的地平線要短得多(例如身高1.7米的人站在一塊完全平整的地面上,看見地球的地平線有4.7千米長,而月球的地平線僅有2.4千米長)。這會導致人們對圖像眾說紛紜。

在邁克·巴拉所著的《誰為“阿波羅”哀悼?》一書中揭露了一個特例。月球上沒有霧氣幫助判斷距離,而且由于月球比較小,其地平線最遠距離也比地球上的地平線短得多。這限制了同一物體在相隔數千米的不同鏡頭中成像的范圍。

在月球上的一塊平坦的區域,地平線的距離≈平方根(2×月球的半徑×觀測者的身高)

月球的平均半徑為1728千米,我們大可以假設宇航員手持照相機距月球表面1.5米高。

用這些數字可以很容易計算出距離為5.1千米,這個距離就鏡頭中表現的地形特點而言似乎足夠遠了,而且鏡頭表現的是相隔一定距離,而并非是相隔“數千米”。如果他們未能提出有關拍攝和地形的特別信息,就不會得出確切的答案。

大量的照片

如果將“阿波羅”任務中艙外活動時拍攝的所有正式照片的總數除以艙外活動的所有時間,就可以算出平均每分鐘拍1.19張照片,即每50秒1張照片。除去花費在其他活動中的時間,“阿波羅11”號任務中平均每張照片用時15秒。更加值得注意的是,照片中拍攝的許多地點其實相隔數千米遠,穿行其間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更麻煩的是宇航員還穿著笨重的增壓服。因此,照相機既沒有安裝取景器,也沒有安裝自動曝光設備,也就是說想要照好的照片需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

在這樣的條件下,最好能1秒之內拍攝2張照片。照相機是用支架安裝于他們宇航服的前面,他們可以直接在前面取景,不需要取景器。而且,這些照片中許多是立體重疊照或者成套的全景圖像,一張接著一張快速拍攝而成的。《“阿波羅”圖像集》中有“阿波羅11”號任務中拍攝的121張照片,這些照片都是在月面行走時拍攝的——每張用時不超過1分鐘。此外,如果順著看這些照片,你會發現里面有許多照片都是快速連續拍攝的。這里有一張“阿波羅11”號任務中拍攝的月面照片的列表和一幅標有它們拍攝地點的地圖。在地圖中,你會發現許多照片是從相似的地點拍攝的。

拍到物體的照片

看看后來幾個版本中的近照,在巖石和月面上好像有兩個類似于“C”形狀的物體(在NASA編號為AS16-107-17445和17446的照片中能看見這塊巖石)。這些成為“支持者的連續性標志”。相信相片造假的人認為,公布的第一批照片確實含有這些標志,而后來公布的照片可能經過修改。這些“C”形的物體最有可能是印刷時留下的瑕疵,而且是照相機的原版膠卷中所沒有的,只是出現在后來的一些AS16-107-17446復印版本中(不包含17445的版本)。我們可以了解到,有人提出將一張發到NASA網站上的印刷版照片放大,會發現這個放大的“C”形物體是落在放大器鏡頭上的一根卷曲的毛發。以下是有關照片:

化名為羅納德的澳大利亞佩斯市的一位居民說,她在一個畫面中看見一個軟飲料瓶,后來的一些版本中將其刪掉了。

事實上,雖然最先看到這個影片的應該是澳大利亞的觀眾,但是只比休斯頓早6秒。可以說,休斯敦方面沒有足夠的時間對這個宇航員踢過來的瓶子制作一個令人信服的疊印,也沒有足夠的時間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去除掉這個被人踢過來的瓶子。

從月球上傳輸信號時,需要使用不同于普通電視信號類型的視頻信號,還要設置照相機上的顯示屏將其轉化為標準視頻,這一過程被稱為屏幕錄像。這一過程很容易增加監視器玻璃鏡與照相機鏡頭之間反射的幾率。在錄制播出視頻的整個過程中,在圖像的加亮區可能會出現重影反射的情況。有分析表明,照片中的一個光學物體很明顯是由屏幕錄像轉換系統中的反射造成的。在拍攝中,它的運動正好反射到了奧爾德林拍攝的照片上。

一份直接來自NASA的MPEG格式的視頻片段,確實反映出與發生的重影相吻合的物體——雖然沒有一個明顯類似于任何一種瓶子。由于所使用的錄制設備的質量,的確很難在影像上發現一個散落的瓶子,即使有人告訴你應該找什么,在哪里找以及什么時候找。

羅納德的真實身份被保密,她的聲明只被一個發起單位轉播。這個單位稱,羅納德在聲明中清楚地提到,她必須“熬夜”才能看到登月的現場直播。從這一點當中可以發現,她要么不是澳大利亞人,要么對登月情況知之甚少,因為那些觀看了登月直播的澳大利亞人都回憶說,登月直播是在澳大利亞的白天進行的。這一事件是當天的頭條新聞,也是小鎮乃至世界上人們談論的焦點。這需要極強的想象力,否則人們無法相信怎么會有人在見證這一壯舉的時候會如此粗心地將時間記錯,卻將片子中一眨眼就過去了的瓶子記得這么清楚,并由此對人類確實登上了月球這一鐵的事實提出質疑。

西澳大利亞人比“世界上其他人”都提前看到了這一影片的說法從技術上來說也存在錯誤,因為這一說法沒有考慮到澳大利亞其他位置的居民。如果提出的這一問題是對原問題的又一佐證,那么這也只是對該事件具體細節的又一次掩飾而已,對他們并沒有多大好處,只能說明他們對澳大利亞缺乏應有的了解。

帕克斯市將廣播時間設置為12時54分,西澳大利亞的時間比澳大利亞東部標準時間延后2小時,因此在那里,任何現場直播都會在當地時間11時左右收看到。當然,我們可以假設羅納德確實是在很晚的時候觀看的直播,而她收看到節目的時間不同于世界上其他人的時間的原因,我們也可以用合乎邏輯的方式推斷:這一定是因為直播的時間被改了。而世界上大多數人未能發現這一異常。

然而,不難證實,錄像帶技術在1969年還未得到廣泛運用,操作起來很麻煩,價格昂貴而且需要專門操作知識。那個時候,膠卷仍然是主要的儲存媒介,即使是專業的電視廣播也要用到它。如果要改用錄像帶,就需要更換價格高昂的設備,這對于那些沒經過深思熟慮就隨意尋求改變的人來說是不太可能實現的。

公布了一張明顯修改過的照片

1994年,艾倫·謝潑德和德克·斯賴敦出版了一部名為《向月球發射》的精裝書,其中有一張照片是關于謝潑德和另一名宇航員在月球上打高爾夫的情景。這張照片明顯是假的,當時只有他們兩個人,誰為他們照相呢?!照片本身也很粗糙,例如像柚子一樣大的高爾夫球,但展現在我們面前卻像是一張真照片一樣。

照片中另一名宇航員位于經過掃描的電視實際圖景照片中的中間“折疊”部分。這些照片沒有出現在1995年的英國平裝版本中。這樣的照片只可替代電視監視器中的現存真實圖像,書的編輯們認為這些真實圖像上的顆粒太過明顯,以致無法用作書中的圖片部分。

將照片AS14-66-9276左右顛倒就獲得了現在的登月艙及其陰影的照片。站在右邊的宇航員是將照片AS14-66-9240左右顛倒以后產生的結果。站在左邊的宇航員是將照片AS14-66-9241左右顛倒并移動了電視攝像機之后產生的結果。旗子來自照片AS14-66-9232或其中類似的一張照片。有些設備來自類似于AS14-67-9361的照片。增加了高爾夫俱樂部、球及一些陰影。

謝潑德打到第一個球的底部,然后十分干凈利落地擊出第二個球。休斯頓和謝潑德開玩笑說:“嗨,這就像是我打的一擊曲球。”曲球是由不均勻的氣流作用于球體而形成的,沒有空氣就無法形成。

球只滾動了幾米。謝潑德還表示,第二個球滾動了“好幾千米”遠(跑出了電視播出的鏡頭),這就和評論曲球一樣,明顯是一個笑話。謝潑德后來說:“我認為使用同樣的桿頭速度,球至少可以飛出6倍遠。這里絕對沒有阻力,如果你碰巧打出了一個旋轉球,球不會走曲線或弧線,因為這里沒有空氣讓它旋轉。”

在一些照片中似乎有“熱點”

相信相片造假的人稱,這就像是在很近的地方使用一個巨大的聚光燈一樣。“阿波羅12”號宇航員皮特·康拉德說:“太陽很亮,就像是有人用聚光燈照在你的手上一樣!告訴你,這種感覺確實難以形容,就像是某個人在打一個非常亮的聚光燈!”工程師簡·倫德貝爾格在評價有關奧爾德林的一張照片時說:“是的,他好像站在一個聚光燈下,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或許你應該去問問阿姆斯特朗。”

康拉德談論太陽

月塵反光的方式與街邊標志和濕草的反光方式相似——大量的光線被反射至光源(此處光源為太陽),而并非像泥土和沙一樣將光散射至各個方向。這種情況在地球上也可以觀察到,這就解釋了為何滿月比半月明亮不止2倍。這一效應解釋了含有攝影師自己影子的照片中為何有熱點。

阿姆斯特朗身上的宇航服有一部分被太陽光照亮了,而這一反射光正好照到了站在梯子上的奧爾德林的身上,從而在照片中形成了熱點。

有關“熱點”的問題還在進一步的討論。




解謎三:登月的獨立證據


支持NASA指揮載人飛船登陸這一觀點的獨立小組,提供了“阿波羅”登月的獨立證據。此舉動的意圖之一在于反駁“阿波羅”登月騙局論,通過提供來自NASA和美國政府之外的證據,證明載人飛船的登月事實確如NASA所說。

驗證月球石的存在及石齡

“阿波羅”計劃在“阿波羅11”號、“阿波羅12”號、“阿波羅14”號、“阿波羅15”號、“阿波羅16”號和“阿波羅17”號任務期間收集了382千克月球巖石。世界各地的科學家經分析,一致認為這些巖石確實來自月球,同業評審的科學雜志也沒有任何報道反駁這個說法。“阿波羅”樣本能很容易地從隕石和地球巖石中區分開來,這些巖石樣本完全缺水,并且受到撞擊,具有獨特的化學特征。而且,大多數巖石比起地球上發現的最古老的巖石還要古老(長達7億年)。最重要的是,它們和之后蘇聯獲取的月球巖石樣品具有相同的特征。

騙局論的支持者認為,維爾納·馮·布勞恩1967年的南極之旅是為了研究及收集月球隕石以用作偽造月球巖石。因為馮·布勞恩是前納粹軍官(盡管其被蓋世太保拘留),騙局論的支持者暗示他追于壓力才同意這個騙局,以保護自己免于因過去的事情受到責難。雖然NASA并沒有提供更多關于MSFC指揮長和其他三位人員為什么那時出現在南極洲的原因,據說其目的是“為了探討與未來太空任務及硬件相關的環境和后期因素”。得克薩斯理工大學的薩克·查吉特在一篇文章中指出,馮·布勞恩致信給F.奧爾頓·韋德(F.奧爾頓·韋德是查吉特的前任),指出“馮·布勞恩正在尋找一個秘密場所,以幫助訓練美國最早期的宇航員。韋德指定馮·布勞恩去南極洲。”即使今天,NASA還繼續派送團隊在非常缺水的南極洲部分地區工作,并在那里模擬其他行星上的情形,如火星和月球。


科學界現在接受了下述說法:即在碰撞事件中火星和月球表面有巖石降落,而且其中一些巖石以火星及月球隕石的形式墜落地球。然而,1979年在南極地區發現了首塊月球隕石,但是其來源于月球的事實直到1982年才得到證實。

此外,月球隕石非常罕見,NASA不可能在1969年,1972年收集到382千克月球巖石。20多年來,盡管私人收藏家及世界各地的政府機構一直在尋找這些隕石,但目前僅發現存有約30千克的月球隕石。

大量合成的“阿波羅”樣本使得這種情況更加令人難以置信。雖然“阿波羅”任務收集了382千克月球巖石,蘇聯“月神16”號、“20"號及“24”號僅收集了326克合成物(也就是不到千分之一)。確實,目前的火星樣本返回計劃僅得到約500克土壤,最近提出的南極艾肯特盆地取樣返回任務也僅獲得約1千克的月球巖石。如果蘇聯的任務或現代取樣返回任務中使用了和“阿波羅”任務相似的技術,那么要獲得NASA宣稱的月球巖石數量,將需要進行300次~2000次機器人取樣返回任務。

為什么沒有提及月球上的黃金、白銀、鉆石或其他貴重金屬呢?新聞媒介或宇航員從來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

地質學家意識到,地球上存有黃金和白銀是水流熱體的運動將貴重金屬集中至礦脈的結果。既然甚至在1969年月球上都相傳沒有水,那么應該沒有任何地質學家會討論在月球上找到這些貴重金屬的可能性。

登月證據一:月球激光測距儀

月球激光測距儀(即激光測距回射器,簡稱LRRR)留在月球上的回射器(作為地球追蹤激光放射目標的反光鏡)是登月的證據。

選自詹姆士·漢森所著的尼爾·阿姆斯特朗的傳記——《第一人:尼爾·阿姆斯特朗的生活》:

“對于那些仍堅信登月從未發生的被誤導的人而言,50年來對激光測距回射器的檢驗結果會證明他們否認登月是錯誤的。”

該數據顯示,有人造物體留在所公布的“阿波羅”登月地點。數據來源:“阿波羅”(月球激光測距)協會。

藍色海岸天文臺、麥克唐納天文臺、阿帕奇點天文臺和哈萊阿卡拉天文臺均非附屬于NASA,但他們通常也使用“阿波羅”激光測距回射器,此實驗反復向公布的登月點發射激光。左圖展示的是部分最為清楚明確的證據,這些小圓點顯示出接收月球光子的時間,黑線顯示出大量光子在某一特定時間返回,因此這些反射到圖上的光子非常小(不到1米)。反射自月表的光子返回的時間范圍則廣泛得多(整個平面圖的縱向范圍只有30米左右)。只有在激光的發射目標是公布的登月點時才會得到此結果,其余條件下觀察到的光子都是無特征的分布。

盡管反射器強有力地證明了人造物品當前存在于月球上,但并不能證明人類曾造訪月球。蘇聯制造的無人駕駛月面“自動車1”號及“自動車2”號曾運載較小的回射器至月球。像“阿波羅”反射器一樣,“自動車2”號反射器仍在使用。

登月證據二:獨立團體

除NASA以外,大量獨立團體及個人都通過各種方式,在“阿波羅”任務執行時對其進行觀測。在后來的任務中,NASA發布消息,根據預定運行時間和計劃軌道,闡明第三方觀察員在特定時間可觀察到各種飛船的地點。

“阿波羅8”號

世界時間1968年12月21日18時——天文愛好者H.R.海特菲爾德、M.J.亨得利、F.肯特、阿蘭·海斯和M.J.歐特斯在英國廢棄的S-IVB觀察臺拍攝到燃料傾倒。位于法國比利牛斯山脈的皮克·杜·米迪天文臺、亞利桑納大學月球行星實驗室卡特琳娜站、新墨西哥州的克萊里多士天文臺、田納西大學的麥克唐納天文臺以及加州大學的里克天文臺均有觀察報告文檔。

皮克·杜·米迪天文臺的邁克爾·莫特蘇拉斯博士的報告中說,1.1米的反射器首次觀測到物體是在世界時間12月21日17時10分,一個物體(星級接近10,穿過云層)向東移動,靠近“阿波羅8”號的預測著陸點。他使用一個60厘米的反射器來觀察一組物體,在一次星云團出現時,這些物體就變得模糊不清。該時間與服務艙引擎點火(以保證與S-IVB的充分分離)時間相符。此事件可以在“阿波羅8”號的飛行日志中找到。日志中指出,發射時間為東部時間12月21日7時51分(世界時間12時51分)。

克萊里多士天文臺的賈斯特斯·敦萊普和其他工作人員獲取了400多幅短暫暴露的加強版圖片,通過這些圖片可以獲知宇宙飛船的準確位置。

麥克唐納天文臺的2.1米長的斯特魯維望遠鏡,在世界時間1時50分~2時37分,觀察到最明亮的物體閑過,其明亮程度堪比15星級星體的明亮程度。大約1分鐘后這種閃光再次發生。

在返航時,里克天文臺通過舊金山的KQED電視,向西海岸的觀眾現場播放觀察過程的電視圖片。

最初的發射后觀察是在史密松天文物理臺(簡稱SAO)毛伊島站(Maui)進行的。在世界時間12月21日15時44分觀測到月球轉移軌道射入射痕。

深空網絡站報道,他們追蹤到除“阿波羅17”號以外的所有“阿波羅”月球任務。

來自金銀花溪的伯納德·斯克里維內記錄了45小時~50

小時的休斯頓與“阿波羅8”號的無線電通話。這些不是NASA公之于眾的通話,而是原始記錄。

“阿波羅10”號

在1969年發表的《天空與望遠鏡》雜志中的《光學追蹤“阿波羅10”》一文中,記載了一系列“阿波羅10”號的觀測結果。

“阿波羅11”號

波鴻天文臺臺長(海因茨·卡明斯基教授)能獨立提供事件及數據證明,而無須依賴俄羅斯或NASA。

1969年11月發表在《天空與望遠鏡》上的“阿波羅11”號觀測資料中,有相關觀測結果的描述。

深空網絡馬德里阿波羅站位于西班牙馬德里附近的弗雷斯內地亞斯市,追蹤到“阿波羅11”號。

加州的戈德斯通追蹤站追蹤到“阿波羅11”號。

英國焦德雷爾班克天文臺用多年來用于觀察人造地球衛星的望遠鏡觀測此次任務。

“阿波羅12”號

陳列于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的“探測者3”號攝影機是“阿波羅12”號從月球上帶回的。

保羅·馬雷報道了若干次對“阿波羅12”號指揮艙的觀測結果。

“探測者3”號于1967年4月登月,“阿波羅12”號將其部分部件帶回地球。根據這些樣本可推斷其曾暴露于月球環境中。

“阿波羅13”號

夏柏特天文臺于1970年4月17日的日程表記載了在“阿波羅13”號任務的最后階段光學追蹤的應用:“夏柏特天文臺100厘米的折射望遠鏡雷切爾協助追蹤‘阿波羅13’號及全體機務人員返航。在殘缺的宇宙飛船再次進入地球大氣層以前,需要最后引燃月球著陸艙的引擎。為估算最后引燃所需燃料,NASA需獲知宇宙飛船的準確位置,且只有通過望遠鏡觀察。除奧克蘭的夏柏特天文臺以外,所有能完成此觀測的天文臺都被云層遮住。東灣天文學會會員曾在夏柏特天文臺追蹤到月球飛行。東灣天文學會會員自20世紀60年代起就與夏柏特教育項目有聯系,在收到NASA的緊急電話后,將該天文臺歷史悠久的100厘米折射望遠鏡投入使用。他們將需要的數據傳到艾姆斯,‘阿波羅’的工作人員據此做出必要的修正,然后在今天安全返回地球。”

“阿波羅14”號

來自克萊里多士天文臺的伊萊恩·霍貝德爾拍攝到“阿波羅14”號。

“阿波羅16”號

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朱厄特天文臺報道了“阿波羅16”號的觀測結果。

金銀花溪天文望遠鏡追蹤到“阿波羅16”號并錄下著陸聲音。

至少兩名無線電業余愛好者,W4HHK和K2RIW報道,用自制儀器接收到“阿波羅16”號的信號。

德國的波鴻·斯特恩瓦奇追蹤到宇航員,并攔截到來自“阿波羅16”號的電視傳輸信號。據推測,該電視信號被轉換為黑白PAL制式,并通過其單一的四方機器記錄到2秒的錄像中。這些傳輸僅限于宇航員,且不包括任何來自休斯頓的聲音(因為只接收來自月球的信號)。這些錄像帶就地保存。

“阿波羅17”號

斯文·格萊恩描述了幾個業余愛好者對“阿波羅17”號的觀測結果。




另類傳說:揭秘UFO


一般來說,UFO并不一定就是指外星飛船。謠傳中的一些UFO根本就不是UFO。以“阿波羅16”號舉例說明。

宇航員約翰·楊、肯·馬丁利和查爾斯·杜克在1972年4月27日從月球返航著陸的途中,捕捉了近4秒的疑似物的視頻,此物體與好萊塢版的外星宇宙飛船極其相似。它被描述為“圓頂碟狀物”,出現在月球附近。隨著鏡頭搖攝全景,它逐漸淡出視野范圍。而當鏡頭搖回來時,它又出現在鏡頭中。有50幅圖片中都有該物體。

近期,研究者十分仔細地分析了這一片段。他們得出的結論是:這并不是特別的東西。“阿波羅16”號的全體機務人員并未想過那一段視頻會有某些特別暗示。

以約翰太空中心圖像科學及分析小組的格雷戈里·拜恩為首的研究小組,對原始膠片進行了高分辨率數碼掃描,分析細節。

他們固定圖片,使其調整至與攝像機運動一致,然后將各種膠片依次排成一列。他們只發現了一點:因為攝影機輕微的晃動和該物體與攝影機靠近的視差,顯示出該物體相對月球有輕微的移動。調查人員還將幾幅圖片依次組合,以提高分辨率和對比度。結合該物體的一側面,組合圖片顯示出更清晰的“線性特征”。他們還查看了其他“阿波羅”任務的存檔圖片。

結論:此項分析的所有證據都表明,“阿波羅16”號拍攝到的物體是艙外活動(太空行走)探照燈或輸油管。

無獨有偶,英國《每日郵報》2008年7月24日刊發專題文章:“第六位登上月球的人聲稱,外星人與地球人已接觸好幾次。但60年來,政府一直隱瞞這一真相。”

“阿波羅14”號宇航員艾德加·米切爾博士說,在他任職于NASA時,就知道許多UFO曾造訪地球的事件,但一直都被政府掩蓋。

77歲的米切爾博士曾在一次電臺采訪中說道,NASA的資料提供者曾與外星人接觸過,他們將其描述為“看起來比較奇怪的小矮人”。他還說,據推測真實的外星人可能和傳統形象很相似:小身板,頭和眼睛很大,而且“它們表現出敵意”,告誡“我們應即刻離開”。

“阿波羅14”號指揮官艾倫·謝波德與米切爾博士在1971年的任務中,創造了9小時17分鐘的最長“月球漫步”紀錄。

米切爾博士說:“我們曾造訪此星球而UFO是真實存在的,我碰巧有特權了解到這一事實。在過去的差不多60年間,政府一直將此事實掩蓋得很好。但秘密逐漸泄露,而我們當中的一些人會有特權獲取部分消息。我曾服過兵役,做過情報人員,我知道公眾信息表象下的實際情況——的確有外星人造訪地球。看看近期的報紙,就知道此類事件經常發生。”

獲得航空工程科學學士學位和航空航天科學博士學位的米切爾博士,告訴克朗電臺的主持人尼克-馬杰里森:“事實開始揭曉。我認為我們旨在公布真相,并且有一些嚴謹的組織機構會朝這個方向努力。”

馬杰里森相當驚訝,他說道:“我以為我碰到了某種關于太空的笑話,但是他十分嚴肅,他確信外星人的真實存在且不容質疑。”

然而,NASA的官員立即貶低此評論。一位發言人在聲明中說道:“NASA從未追蹤UFO,沒有涉及任何掩蓋地球上或宇宙中外星生命的行為。米切爾博士是一位偉大的美國人,但就此問題,我們不認同其觀點。”



結語:

官方回應有關阿波羅登月騙局,至于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不信都沒有關系,反正嫦娥仙子也要登月了。


“陰謀論”的制造者認為,“阿波羅”載人登月完全是偽造的,
首位登月宇航員阿姆斯特朗是二十世紀最大的科學騙局。他們認為,美國NASA之所以要制造謊言,欺騙公眾,目的是制造假象,一舉擊敗前蘇聯;另外一個目的是轉移美國公眾的注意力,掩蓋“阿波羅”計劃耗資巨大但仍陷入失敗的困境。但可惜的是,“阿波羅”載人登月“陰謀論”所列舉的“科學論據”,卻是如此地不堪一擊,不值一駁,有些還顯得比較低級和庸俗。略對月球有所了解的公眾,通過認真思考完全可以解釋清楚。
假如美國NASA長期制造騙局,怎樣才能控制參與“阿波羅”計劃的2萬家企業、200多所大學、80幾個研究所和40余萬科技人員來共同維護這個騙局長達40年之久?又怎樣才能使前蘇聯的克格勃間諜長久保持沉默而不予揭穿?何況全世界許多國家的科學家(包括中國)都研究過“阿波羅”宇航員采集的月球樣品,卻沒有一位科學家站出來質疑,而唯有“陰謀論”者喋喋不休地鼓噪呢?
也許,“阿波羅”載人登月“陰謀論”的制造者在制造另一個“陰謀”,他們不斷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論據”,廣為傳播,制造一輪又一輪跌宕起伏的高潮,吊著公眾的胃口,引發公眾對科學的興趣,讓公眾在時隔40年之后的今天仍熱度不減地關注“阿波羅”登月,關注美國的科學進步,從而提高公眾的科學判斷能力。也許他們是以一種別致的、巧妙的、積極的方式長久地宣傳美國載人登月的偉大成就。

“我不需要回應什么‘登月騙局’。我當時就在那里。”與阿姆斯特朗一起完成人類首次登月的巴茲·奧爾德林,2014年9月14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
對于他們“看到外星人基地”的報道,在北京出席第27屆太空探索者協會年會的奧爾德林同樣作出澄清。“飛向月球的過程中,整流罩分離,組成整流罩的4塊板子朝4個方向散開,我從窗口看到了其中一塊板子的反射光,而不是外星人的基地。”他說,“至于有人說外星人的飛船一路跟著我們飛到月球,我可從來沒有向休斯敦這樣報告過。”
“我拍拍阿姆斯特朗的肩膀,跟他握手說,我們終于有事情要做了。”奧爾德林回憶他最難忘的月球著陸時刻,“走出登月艙,月壤非常柔軟,我們的鞋也非常軟。”。
45年前踏上月球時,奧爾德林發出了那句著名的感慨:“華麗的蒼涼。”對此,他解釋說,他看到的景色一點也不美,而“華麗”是指人類成就。“環顧四周,這真是最荒涼、最缺乏生氣、最不友好的地方,沒有空氣,一片漆黑,一個月里一半炙熱一半寒冷,絕對不是一個適于人類生存的地方——火星可比這兒好多了。”
盡管并不支持美國重返月球,奧爾德林認為其他國家應該登月。“每個有能力的國家都希望把自己的人送上月球,以此顯示他們的技術成就。美國不應該跟其他國家競爭,我們已經去過那里,知道怎么實現載人登月了,我們可以派機器人去干月球上的活。”











板凳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0-21 16:59:14 | 只看該作者
即使等中國登月,這個謎團也不會解開!
地板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1-10 19:18:56 | 只看該作者
純屬胡扯!
登月絕對真實。如果不真實第一個跳出來說的應該是蘇聯,哪里還輪到你轉載呢?
還有就是美國阿波羅11-20號難道每一次都是假的嗎!?
5#
ico_lz  樓主| 發表于 2015-11-10 21:38:23 | 只看該作者
滅絕星光 發表于 2015-11-10 19:18
純屬胡扯!
登月絕對真實。如果不真實第一個跳出來說的應該是蘇聯,哪里還輪到你轉載呢?
還有就是美國阿 ...

真的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qq_login

本版積分規則


ad_close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