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網

首頁 ›› 未解之謎
搜索

高登民高延津找到了嗎?中國飛人事件是真是假

2017-5-15 19:52| 發布者: 傷我心太深| 查看: 139352| 評論: 1

  高登民高延津找到了嗎?中國飛人事件是真是假【轉載】

  高登民高延津兩位先生是如此神奇,他們能背著別人在空中飛行,他們能如入無人之境的穿過崗哨進入軍營,他們能不用任何飛行器械以類似于現代民航客機般的飛行速度飛行上千公里,他們能知道黃延秋心里的一個閃念在想什么,他們能在思維中遠距離與黃延秋對話,他們對黃延秋、冀建民2002年12月份的北京之行能如此地清楚 他們究竟是怎樣的神奇人物???他們的身份和能力,確如冀建民先生在調查報告中所言 問號滿天 !


  我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看了冀建民的調查報告開始研究此事,十余年來,我的結論是:他們確如在蘭州對黃延秋所言,是山東人,是地球人中中國人中的山東人,他們的名字極可能真是高登民、高延津,或者他們至少姓高,他們自稱的名字中可能有他們所在地山東地名中的字根;兩位飛人先生的年齡應該在五十歲上下或不到五十歲,但絕對超過了45歲;高登民先生可能為兄,高延津為弟,他們若非親兄弟也是表兄弟或堂兄弟,是直系血親。


  黃延秋在催眠中對他倆的形象特征描述為:身高約1.75-1.80米(黃對冀說)、長臉、臉較白、黑發,留的好象是背頭,面部最重要的特征是眼睛比一般人大一些。從他倆臉上較白、好象留背頭,在77年時能抽出多天時間在外自由行動來看,這兩個飛人似乎不是農民,可能是縣城或城市居民,如果山東省的人口資料都登陸上戶籍網,他倆人的名字確實是高登民、高延津的話,我們可能能從戶籍網資料里用排除法找出他們來!



  我們能找尋到高登民、高延津兩位神奇飛人嗎?從高登民先生和黃延秋的思維對話中我們知道,他們支持我們研究此事,為飛人事件尋找證據。


  人真的能飛行嗎?人真的能不借助任何飛行器械在天空中以每小時上千公里的速度飛行嗎?人沒有翅膀,真能不借助任何飛行器械以高于鳥類十倍百倍的速度凌空飛行嗎?人類怎樣才能有如同高登民、高延津兩位先生的飛行能力呢?他們的飛行機理又是怎樣的呢?他們飛行中是怎樣抵抗重力的?他們是靠怎樣的力、怎樣的能量不借著類似鳥類翅膀扇動所產生的升力、推力飛行的呢?難道真如達·芬奇所言:人類沒有翅膀,但注定將象天神一樣在天空中飛翔!?


  從一些資料記載所知,在當今中國的云南、河南、甘肅三省也有能凌空飛行之人。古有列子習術九年可御風而行,人的能力究竟作如何限量?如果我們發現并確證有人能凌空飛行,這對人類認識自身的能力會有重大的意義!


  昔日春秋之時,列子習得御風飛行之術居鄭圃四十年而不聞于世。在當今世風浮燥之時,高登民、高延津兩位先生亦有此履虛乘風之術,從1977年至今,二十六年不為大眾所知,亦有昔日列子之風!中國有此等道高術高之士,也是中華民族之幸事!【轉載】



  【揭秘】《飛人傳說》揭秘山東飛人高登民高延津事跡!1977年,在中國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發生了一件震驚世界的神秘事件:該縣北高鄉北高村21歲的青年村民黃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熟睡之時離奇失蹤。




  第一次是在1977年7月27日(農歷6月12日)晚上8、9點鐘,黃延秋正在家中睡覺,午夜一點鐘左右,不知道什么原因,卻出現在了約一千公里外的南京的一個大商店的門前,然后又被兩個交通警察樣子的神秘人物買票送上開往上海的火車,后來通過救助站與家鄉取得了聯系,被親人接了回去……


  兩個月之后,9月8日(農歷七月二十五日),也是在晚上9點鐘左右,三伏天很熱,黃延秋本來睡在院子里一張小床上,半夜一覺醒來,卻出現在約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車站廣場,然后出現兩個穿著軍裝的神秘人物先后指點他乘船、乘車,最后送他進入一個有他鄰村親戚在里面作軍官的軍營之中……



  第三次則最神奇,距離第二次失蹤沒幾天,在9月20日(農歷八月初八)夜晚十點鐘左右,黃延秋剛從生產隊長家的門口出來沒走多遠,就眩暈倒地,失去知覺。午夜醒來時,卻出現在蘭州一家旅館當中,兩位自稱是山東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幾歲的青年人,自稱是黃延秋三次神秘失蹤事件的安排者。在這一次,高登民、高延津用了九天的時間,不借助任何飛行器械,先后背負黃延秋從蘭州飛往北京,從北京飛往天津,天津飛往哈爾濱,哈爾濱飛往長春,長春飛往沈陽,沈陽飛往福州,從福州又飛往南京,南京飛往西安,又從西安飛回首站蘭州。他們總是在白天休息,夜晚夜深人靜之時才開始飛行。


  最后在終點站蘭州,他們又將黃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鄉縣北高村的家里。


  黃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蹤以及他說的被兩個神秘人物,背著他以高于當時列車20-40倍速度飛往9個城市的事件,轟動全中國。這被認為是中國UFO三大懸案之首的神秘事件,北京UFO研究會有文字備案。




  河北黃延秋飛人懸案最新進展


  央 視科學頻道《走近科學》欄目近日連續追蹤報道、分析了28年前即1977年發生在河北肥鄉的黃延秋背負飛行事件,這一被稱為中國UFO三大懸案之一的神秘事件,其具體資料如下:1977年7月—9月,河北省肥鄉縣北高村21歲的村民黃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蹤,遭遇了三次被人背著飛行的離奇經歷,不借助任何交通工具,累計飛行大約1萬多公里。第 一次失蹤是一天夜晚上床睡覺后突然出走,一夜之后發現已到了千里之外的南京,中間僅僅只隔9個小時,20世紀70年代坐火車也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到達,坐飛機在當時又不可能;半個月后黃延秋再次失蹤,晚上9時余,本來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黃延秋,半夜一覺醒來, 卻出現在約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車站廣場。前兩次失蹤都出現了兩個穿軍裝的神秘人物,先后指點他乘船、乘車,最后送他進入一個有他鄰村鄉親親戚在其中作軍官的軍營中。第三次仍是在夜晚,黃延秋剛出生產隊長家門,就眩暈倒地,失去知覺。午夜醒來時,出現在蘭州一旅館中,兩位自稱是山東高登民、高延津的看似二十幾歲的青年人,自稱是黃延秋三次失蹤事件的安排者,此次失蹤在9天之內兩人背著處于清醒意識狀態下的黃延秋飛躍了19個省市,抵達了蘭州、北京、天津、哈爾濱、長春、沈陽、福州、西安八個城市,累計飛行一萬多公里,每到一個城市幾乎都只花一兩個小時。按從沈陽到福州的距離計算,實際交通路程最少在兩千公里以上,仍是兩個小時即到,平均每分鐘至少飛行20公里,差不多每秒300 米左右,這是接近音速的飛行速度,在這種音速飛行下黃延秋游歷了大半個中國。



  在三次失蹤中,前兩次都能找到人證物證,證明黃延秋確實以現代常識與科學所不能理解的方式和速度在所述時間出現在所述地點,黃延秋本人堅稱他是被兩個人背著飛行。第三次失蹤所到地方及時間黃延秋舉不出有力證據,他記憶中的在北京長安大劇院看了一出戲又被記者調查所否證。按上述事實資料,如果真正是抱持科學求真的態度,應該肯定前兩次事實的存在,對第三次存疑,將重點放在探詢黃延秋為什么能夠以超出現代常識及科學理解的速度從家鄉位移到千里外的南京、上海。但是,以《走近科學》自我標榜的央視節目卻不循真正的科學探索道路而行。它僅僅依據“長安大劇院看戲”屬虛這一事實,就斷定黃延秋第三次失蹤經歷為虛構,斷言黃延秋將夢幻當成了現實;對于人證物證俱全、無可否認的前兩次失蹤,央視節目在承認事實存在后將原因歸結為夢游,回避了對“當事人何以能以超乎現代常識及科學理解的速度從家鄉位移到千里外的南京、上海”這一問題關鍵的解釋。


  央視節目上述結論的導出,完全是立足于“黃延秋的三次失蹤經歷不合常理、現代科學不能解釋,而凡是不合常理、現代科學不能解釋的,就是虛假的、不存在的”這樣一種思維定式。這種思維定式的特點是:將現有科學結論置于科學的研究對象即客觀事實之上,不是以事實來檢驗科學結論的正誤,而是憑現有科學結論來斷定事實之真偽有無。科學精神的實質是尊重事實、勇于探索未知,以央視這種思維定式來弘揚科學,其結果只會使人們離真正的科學越來越遠,距將科學視同于宗教的偽科學越來越近。當現有結論成為不可逾越的禁忌時,科學就被閹割,喪失了探索未知的動力與能力。


  正是因為事先已認定黃延秋的三次失蹤經歷“不可能”,央視節目才輕率地將其歸結為夢游與夢臆,不管這種解釋是如何的漏洞百出;對于堅信自己經歷的黃延秋,央視節目只愿意從顛癇與精神偏執這兩種角度來解釋,由于醫院檢查排除了顛癇的可能,于是斷言他精神偏執--這倒是抹殺一切不利于現有科學結論的事實的萬能武器;僅僅調查了十幾天,由于沒找到黃延秋口中的飛行奇人高登民、高延津,就斷言這兩個人子虛烏有。按照央視的這套邏輯與實證程序,任何現代科學所不能解釋的事實都可以被輕易證偽,這意味著現代科學的結論已永遠無須再作任何修正,科學只需要在已有結論的方向上繼續前行就可以了。


  事實當然并非如此,科學史上幾乎每一次重大進步都意味著對原有結論的部分否定或修正,而不僅僅只是豐富、補充。黃延秋背負飛行事件至少其前兩次是無法否認的,由于前兩次就具有現代科學所不能理解的特性,其背后必然隱藏著現代人類現有知識所不足以涵蓋的原因。科學的使命正是要探尋這一原因,從而獲得使科學前行的動力與突破口,怎么還反過來禁錮這種探尋、僅憑現有科學結論就對事實進行削足適履的處理?


  作為承載著“喉舌”功能的央視節目,作出上述解釋并不出人意料,因為他們自己也未必相信自己所說的解釋。可笑的是象方舟子這樣的受訪嘉賓,他竟然搜腸刮肚找出一個 “電磁刺激會使人產生飛翔感”的滑稽解釋,難道他真的相信他這一解釋可以運用于黃延秋背負飛行事件?


  關于科學,馬克思有段話說得好:如果凡是我們理解的、能夠納入規律的東西,就是重要的、值得認真研究的;凡是我們不理解的、不能納入規律的東西,就是無足輕重的、可以不加理睬的,那么真正的科學就完結了,因為科學的使命正是要研究、面對我們所不知道的東西--自稱為馬克思信徒的國度,卻將馬克思的教誨拋在一邊,反其道而行,這并不奇怪。

  當官方意識形態已經普遍失靈后,科學作為具有普遍公信力的知識體系,就具有了類似意識形態的整合功能。將科學作為宗教、當作意識形態使用,這凸顯出官方意識形態的困境以及整合性思想文化資源的匱乏。當科學必須承載意識形態功能時,它本身必然被扭曲、被要求按照世俗政治的需要重新打扮。這種扭曲與禁錮對科學進步的傷害,將長期體現在科學工作者被窒息創新活力、全社會缺少創新動力之中。


  對自己不懂的領域胡亂下結論,好象才象精神病,不知者不怪,因為人有個逐漸的認識過程,社會發展的新發現從來都是遭到大眾質疑和嘲笑的,但沒有這樣也就沒有了突破、發展。一切新發明、新發現都是前人尚未認識到的。但那些不知還充知、自以為自己了解到的那點兒知識就足以涵蓋、解釋宇宙萬物萬事的,才是精神出了問題。他可憐的標準就是,一切超出他認識、想象到的范圍的、科學還解釋不了、認識不到的,都不存在、不可信,甚至事實擺在他面前都會死硬嘴,這種無藥可救的顛狂者才是科學的絆腳石。


  這種不負責任不想深究的人,好象在堅持科學,其實不過是堅持他自己知道的那可憐的一點有限的知識而已,這種可憐蟲實質是在僵化科學,因為科學應該是一直在突破在發展的,從來不會停滯,也不會因某人的認識不到而固步自封、停滯不前,是永遠不斷完善不斷發展的。

  如果看到一件自己認識不到的就趕緊否認打壓,科學還發展個啥!

  用現有科學知識解釋不了一個客觀事實的時候,就惱羞成怒地反口否認客觀事實大存在,并且編造一系列否認客觀事實的理由,這就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偽科學。 因為這種人僅僅是對科學一知半解的學生,不是象艾薩克.牛頓、尼古拉.特斯拉、埃爾伯特.愛因斯坦那樣的科學大師級的先生,這些對科學一知半解的學生,甚至可能是曾經留洋的博士(博士的定義就是曾經在象牙塔里鉆過2~3年牛角尖的學生),這正如同圣經《路加福音》第六章第四十節所闡述的名言:“學生高不過先生,凡學成了的,也不過跟先生(的觀點)一樣。”我們的世界渴望出現大師級的先生!而不是特別需要死扳大師教條的博士生。


鮮花

握手

雷人
1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滾動資訊
本站原創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傷我心太深 2017-6-11 23:09
超人啊

查看全部評論(1)

熱門專題
社區活動

返回頂部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